尹乐心悦你啊

剑三藏剑&丐帮中心,丐藏本命,蹲在坑底求粮
刀男石切丸&笑面青江中心,最近沉迷石青

-现代paro,设定在最后
-石切丸第一人称
-对话多注意,推动剧情全靠嘴


“你很焦虑。”
这是他坐下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他非常自然地坐到了桌子的对面,语气轻快。如果不是因为我对他的脸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几乎要以为是一位朋友来访了。
“你好,我叫笑面青江。”他双手撑在桌子上,支着下巴,笑的时候微微眯起眼睛。“嗯嗯,你也觉得这是个很奇怪的名字吧?”
他戴着半截黑色手套,长刘海遮住了右眼。
我摇摇头,看向他的眼睛。
“你是医生吗?”我问。
“啊,叫我青江就好。”他耸了耸肩。“我的兄长才是医生。”
“抱歉,因为我暂时不是很想见到医生。”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向后往椅背靠了靠。“失礼了,我的名字叫做石切丸。”

“我很好奇,石切丸你在焦虑什么呢?”
仔细看的话,他的眼睛很像猫瞳,颜色是漂亮的金色,就像今剑喜欢用来泡茶的蜂蜜。
“……我也不清楚。许多事都让我感到焦虑。”对于这个问题我感到本能的抗拒,索性闭起了眼睛。
“包括现在我们的对话吗?”
“…不包括。”
“如果不抗拒跟我说话的话,我们可以玩一个游戏吗?”
我又睁开眼看他,好奇暂时战胜了在我内心作乱的焦虑:“什么游戏?”
“我们轮流向对方提问,不想回答的话可以不答,但是连续拒绝回答对方两个问题就算输。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做一件他能力范围内的事。”他的声音似乎带着可以蛊惑人心的力量,让人忍不住竖耳倾听。
“好。”
虽然不知道他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自问也没有什么是值得别人觊觎的。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先问吗?”他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
“石切丸家里有兄弟姐妹吗?”
我没有想到他会先问这方面的问题,于是愣了愣,随即皱起眉头打量着他。
“有。有四个……兄弟。”
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青江君——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在我说出对他的称呼的之后,他笑得更开心了。
被别人叫名字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吗?我有些苦恼地想。
“这个的话,是因为好奇啊。”他靠到椅背上,松了松衣领,“还有…直觉。”
奇怪的人。我观察着他的动作。被黑色手套包裹着的手指非常修长。
“石切丸这里有什么能喝的东西吗?抱歉,稍微有点口渴了。”向四周张望了一圈,他看向我。
我起身在床头柜处拿来了保温瓶和两个茶杯。
拧开瓶盖往两个茶杯里倒满茶水,我把其中一个杯子放到他面前。
“谢谢。看起来很暖和啊。”他双手捧起茶杯,将杯沿贴到唇边抿了一口。“嗯?有点甜呢。”
这一定是今剑泡的茶。我喝了一口就认出来了。只有他才会迎合我的口味在茶里多放蜂蜜。我喜欢甜食。
喝完茶的他舔了舔嘴唇,放下杯子,露出猫一样乖巧的微笑。
说起来,他好像一直是笑着的,从推门进来开始。笑面……青江,真是个合适的名字。
我给他续上第二杯茶。
温热的茶水碰撞杯壁冒出白雾,蜂蜜甜美的香气弥漫开来。
“青江君觉得,‘死亡’是什么呢?”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地问道。
“很有意思的问题呢~”他挺直腰板,端正了坐姿,笑容稍微收了收,看起来严肃了不少。
“在一般人看来,死亡就意味着结束了吧。”我看见他轻轻地抚上了被刘海遮盖的右眼,垂下的睫毛在左边眼睑上投出深色的阴影。
“我认为死亡只是一种离开。即使人死了,他生前做过的事,给别人留下的印象,与其他人的回忆,只要还有人记得,就不会结束。”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表情相当暧昧,半眯着的眼睛里似乎有光在晃动。“人是一种健忘的生物,却又非常擅长保管回忆呢。”
“也就是说,就算死了,其他人也是无法替代他的吧?”
“哦呀,这是两个问题了呢。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
“石切丸,石切丸——冷静一点,你看看我!——”
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青江正紧紧抓住我的手腕。我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去忽略胸腔里火烧火燎一样的感觉。
“非常抱歉,突然这样……吓到你了吧?”
我努力朝他挤出一个微笑。
他眨了眨眼,慢慢松开了抓住我的手。
“嗯~这么看来,赢的人是我呢。”
“青江君的愿望——我是说,你希望我帮你做一件什么事呢?”
我把刚才打翻的茶杯扶起来,用抽纸把撒在桌面上的茶水擦掉。
“嗯——下次一起出去散散步吧?”
……?这算什么?
“这就是青江君希望我做的事吗?”
他站了起来。
“对呢,就是这样。那么,下次再见了,石切丸。”
说着他开门出去了。
目送他离开之后,我呈大字形地躺到了床上。

 

【设定】

-正文中的“我”,也就是石切丸,是三条家制作的人造人。真正的或者说是原来的石切丸由于意外已经身亡。

-作为人造人的石切丸被灌输了石切丸生前的全部记忆,实际上也就成为了“石切丸”。偶然间得知了自己替代品身份的石切丸情绪出现问题。

-青江与石切丸此前不曾认识,因此无意中说出了会刺激石切丸的话。

-只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小段子
-咸鱼本丸的papa和青江内番+0的原因(???)

“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欣赏美丽的事物。”
石切丸突然说道。
这样没有来由的一句话,笑面青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御神刀想要跟他说什么。
他将视线从庭院中开的正烂漫的樱花上收回,看向了身旁的石切丸。
“所以呢?”
石切丸换下了战斗时的装束,看起来就很轻松随和的浅绿色内番服将他周围的气场都染上了一层柔软。
或许是夹着纷扬花瓣吹来的春风太过温柔缱绻,笑面青江的嘴角也不由得荡起了一个暧昧的弧度,他饶有兴致地盯着御神刀,等待下一句话。
“我是说——”石切丸稳稳当当地接住了笑面青江的目光,大胁差深邃的金色瞳孔让他到嘴边的话转了转,差点咽了回去。
“嗯?”
“——青江君的眼睛,很漂亮。”
笑面青江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被刘海遮住的那只眼睛也是,很漂亮。”
意识到自己不自觉地想要伸手拨开笑面青江的刘海,石切丸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尴尬地别开了视线。
“…失礼了,我并不是想对做青江君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呵呵~”冷静下来的大胁差笑得眯起了眼睛,“这样的发言真危险呢,我会误以为石切丸对我产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感情哦。”
“不是这样的……”
石切丸看出来笑面青江就是在拿自己开玩笑,也不费口舌辩解了,只是仍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似乎确实作出了奇怪的发言。
“不过,懂得‘欣赏’我这只眼睛,还真是不一般呢。”
意有所指似的,笑面青江也移开视线。
刹那间只剩下落花坠地的声音。

半夜睡不着,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小段子

按理来说,已经死了的人是没有对所谓冷热的感知的。
例如白,从来不会因为觉得冷而要添衣裳,让他像活人一样搓手取暖更是不可能的事。
但我不同。我没有喝孟婆那丫头的汤,活着时候的记忆还被我小心翼翼地保留着。所以我还会像生前那样,应该觉得冷的时候会呵气暖手,会问白冷不冷要不要添衣服,然后白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提醒我,我们已经死了,冷热对我们没有影响,更不会生病。

我知道的啊。
我并不是贪恋活着的时候感受过的温暖。我只是会期待着,哪一天你会突然想起来,像是从前那样握住我的手,对我说:“这样就不会冷了。”
白小时候虽然常年身体不好,但是一双手却总是暖的。
在我们互相拥抱取暖的日子,他会一边握着我被寒风吹得僵硬的手,一边往我的脖子附近呵气。
我这个弟弟啊,就连呼吸都是暖的。

“鬼使黑?”
我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白。
“怎么了弟弟?”
“…你突然就发起呆来了。”
白少见的没有反驳我对他的称呼,或许是已经无奈了。嘛,无论如何我还是有点高兴的。
“因为想起了一些令人高兴的事,不小心就走神了。”我笑了笑,走到他的面前,抓住他藏在长长的衣摆下的手。
那是跟记忆里完全不同的温度,冷冰冰的,甚至比白在最冷的一个冬天里,站在室外吹了许久风的手还要冷。冰冷得让我胸腔里那颗已经不会跳动的心脏似乎也抽痛了一下。
于是我牵起他的手就走。
“走吧弟弟,今天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了,我们去打雪仗放松一下吧!”
“等等,不要这样拉着我的手…鬼使黑!”
虽然嘴上好像很不愿意,但白还是跟着我一起走了。果然不论有没有记忆,白都是我可爱的弟弟。

打雪仗这件事,其实白是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至少在他作为人类的短暂一生里,从来没有这个经历。
他不愿意参与这个活动,我也不会允许他参与。那些恶毒的小鬼会借着打雪仗欺负白,例如他们会嬉笑着谩骂着用塞了小石头的雪球故意砸白的头或者脸。起初白还不知道躲,被打砸几次之后白就反应过来了,那些人是故意的。有一次白的额头被雪球里塞的石头擦破了皮,我回来见到他的时候,伤口流出来的血已经干了。
有的人你不招惹他,他照样会来招惹你。
于是在那群小鬼打雪仗的时候,我捏了一堆雪球使劲地往他们脸上砸。论力气和准头,他们比不过我。直到把他们砸到哭着回家,我才住手回去看白。
白一直站在窗边看,见到我回来就跑到门边给我开门。
我小心地避开他额头的伤口,揉了揉他的头发。白的头发是比雪更好看的白色,跟我的黑发正好相反。在我眼里看来那么漂亮的一头头发,却是那对男女跟其他人嫌恶白的理由。
“打雪仗不好玩,以后我们不玩了。”我对他说。
那时候的白乖巧地点了点头。

或许我该庆幸现在的白没有了以前不愉快的记忆,可以让打雪仗这件事给他留下个好印象。
“呐,弟弟,我们先来捏雪球吧!”

看了微博lof那么多吐槽
我都不信
万万没想到黑崽你竟然用实际行动证明给我看了
跟着鸟姐小白打探索
一刀一个白字
看得我都想把你换下来了
结果大狗子吹了个风把小白打死了
你就开始暴击了???
刀刀黄字???
你之前是在梦游吗???
阿爸养你那么大你竟然这样??
谢谢大狗子让我看清了这个崽
黑崽
我告诉你
你再这样
以后你别想跟小白一起上场了
观众席也不
结界也不
你今晚跟你同体在结界里好好反省一下

一个段子

好饿,自己产的不好吃呜……
  
 
叫花子坐在路边,闭着眼像是在打盹。前面放了一个崩了角的破碗,里面是空的。
正午的太阳辣得很,路上的行人都汗流浃背,叫花子赤裸着的上身却看不到一滴汗。
伴随着硬物撞击瓷碗的清脆声响,一块玉佩落入破碗中,滴溜溜地打着转。叫花子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位小兄弟,我想问个路。”
一个黄衫公子牵着马停在叫花子面前。
“小公子怎么知道我年纪比你小呢?”
叫花子的声音低沉又慵懒。
黄衫公子笑了笑,蹲下来平视眼前的叫花子。
“是在下失言了。那,这位兄台能否替我指个路呢?”
叫花子睁了眼,看清了面前人的长相。眉如远山,一双眼睛春水般漾着光,五官带着烟雨江南的秀气;一身明黄衣衫,腰间佩剑,活像是哪户大户人家偷跑出来的少爷。
“那小公子想去哪儿呢?”
“我想去那条你愿意跟我一起走的路。”
叫花子拎起碗里的玉佩,噗嗤一声笑了。
“小公子这买卖可做得不是太厚道啊。”
“那再加一个我,和你的心呢?”
黄衫公子一直盯着叫花子的眼睛看,语气很诚恳。
“乐乐,跟我回去吧。我想你了。”
叫花子却闭上眼,不去看他。
“你亲我一口。”
“……现在?不太好吧,大庭广众的。”
“哦,看来小公子的诚意也——”
叫花子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感觉到脸上温温热热的,有人烙下一个吻。
接着耳边传来熟悉的低语声,带着些无奈和抱怨:“丢人就丢人吧,大不了以后我不来这了。”
叫花子把自己凑过来的小公子揽进怀里,贴着他的耳廓说:“小公子现在还想去哪啊?”
“回家。”
叫花子低头在小公子脸上啄了一下,白玉般的脸染上了一层粉。
“走吧,去哪都行。”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原创人物全方位塑造30题

铃堡守夜人:

(说是全方位,其实不然。)


转载请告知。


1 在300字以内,介绍一个原创人物的设定。(包括性格,外貌,特点,职业,生平等)


2 分析他/她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日后性格造成的影响。即,如果不在该环境中成长,他/她会失去或增加什么性格特质?


3 写一个他/她童年期的生活片段。


4 写一个他/她老年期的生活片段。如该人物英年早逝,请发挥想象。如该人物长生不老,请随意选取一个足够年长的阶段。


5 分析他/她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爱情观的影响。


6 分析他/她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三观(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影响。


7 人物显著的性格缺点是什么?他/她为什么有这个缺点?你设定这个缺点的目的是什么?


8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缺点导致人物陷入困境/失败的情景。


9 人物最显著的性格特质是什么?他/她为什么有这个特质?你设定这个特质的目的是什么?


10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特质是如何让人物在应对变故时显得与其他人不同。


11 如果他/她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语言攻击,会作何反应?


12 如果他/她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肢体攻击,会作何反应?


13 人物的什么特点是你在没有考虑太多的情况下,为了个人偏好而设定的?(如某种疾病,某种特殊喜好,某个习惯etc.)


14 人物的语言习惯是怎样的?他/她擅长口头交流吗?为什么?


15 选一个你的人物不擅长的领域(厨艺,学术,政治etc.),描写他/她不得不谈论该领域时的情景。


16 描写人物临终时的情景。


17 人物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分析他/她恐惧的根源。


18 接上题,分别描写人物被恐惧击败,和战胜恐惧的情景。


19 人物真正的追求是什么?他/她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偿所愿吗?为什么?


20 人物最不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


21 接上题,设置合理的背景,让人物自愿做他最不可能去做的事。


22 描写一下人物彻底绝望崩溃的情景。涉及原因。


23 人物和什么无生命的物件(订书机,塑料袋,卡车etc.)最有共同点,为什么?


24 人物最喜欢穿什么衣服?和你喜欢让他/她穿的一样吗?


25 清空头脑。写下最先浮上脑海的三个关于这个人物的词语。


26 他/她会如何应对生理方面的不适?


27 作为创造者,你最欣赏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8 作为创造者,你最讨厌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9 在现代背景下,他/她会自己动手换电灯泡吗?


30 以人物的师长的角度评论一下他/她的能力与成就。

原创人物全方位塑造30题

铃堡守夜人:

(说是全方位,其实不然。)


转载请告知。


1 在300字以内,介绍一个原创人物的设定。(包括性格,外貌,特点,职业,生平等)


2 分析他/她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日后性格造成的影响。即,如果不在该环境中成长,他/她会失去或增加什么性格特质?


3 写一个他/她童年期的生活片段。


4 写一个他/她老年期的生活片段。如该人物英年早逝,请发挥想象。如该人物长生不老,请随意选取一个足够年长的阶段。


5 分析他/她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爱情观的影响。


6 分析他/她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三观(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影响。


7 人物显著的性格缺点是什么?他/她为什么有这个缺点?你设定这个缺点的目的是什么?


8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缺点导致人物陷入困境/失败的情景。


9 人物最显著的性格特质是什么?他/她为什么有这个特质?你设定这个特质的目的是什么?


10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特质是如何让人物在应对变故时显得与其他人不同。


11 如果他/她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语言攻击,会作何反应?


12 如果他/她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肢体攻击,会作何反应?


13 人物的什么特点是你在没有考虑太多的情况下,为了个人偏好而设定的?(如某种疾病,某种特殊喜好,某个习惯etc.)


14 人物的语言习惯是怎样的?他/她擅长口头交流吗?为什么?


15 选一个你的人物不擅长的领域(厨艺,学术,政治etc.),描写他/她不得不谈论该领域时的情景。


16 描写人物临终时的情景。


17 人物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分析他/她恐惧的根源。


18 接上题,分别描写人物被恐惧击败,和战胜恐惧的情景。


19 人物真正的追求是什么?他/她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偿所愿吗?为什么?


20 人物最不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


21 接上题,设置合理的背景,让人物自愿做他最不可能去做的事。


22 描写一下人物彻底绝望崩溃的情景。涉及原因。


23 人物和什么无生命的物件(订书机,塑料袋,卡车etc.)最有共同点,为什么?


24 人物最喜欢穿什么衣服?和你喜欢让他/她穿的一样吗?


25 清空头脑。写下最先浮上脑海的三个关于这个人物的词语。


26 他/她会如何应对生理方面的不适?


27 作为创造者,你最欣赏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8 作为创造者,你最讨厌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9 在现代背景下,他/她会自己动手换电灯泡吗?


30 以人物的师长的角度评论一下他/她的能力与成就。

文手炫技15题

存一下( ˘•ω•˘ )!谢谢太太(›´ω`‹ )

铃堡守夜人:

转载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正被它吸引。直到最后也不要给读者提供理解情节所需的信息。

6 写一个片段,在其中加入至少一个会让所有读者产生共鸣,但鲜少被用在文学作品中的生活细节。

7 你正在连载一篇原创故事,有一位读者针对你故事里的人物和剧情写了有意思的长评。请和他/她讨论一下你的故事。讨论内容需要涉及答疑,肯定/否定对方的猜测,对人物和情节的分析,以及一点剧透。

8 你的原创故事被制作成了电视剧/动画。摘录“有点不满的原作党编写的百度百科词条”的一部分,让人对你的故事产生兴趣的同时粗略了解这部作品被改编后有哪些变化。

9 写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符合新闻体裁与正常逻辑的同时,试着让人怀疑报道的事件后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10 选择一项你不了解的竞技运动/游戏,在不查询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描写一场这样的竞技。试着让你的文字显得胸有成竹。

11 用第二人称写一个恐怖故事/片段,试着充分利用第二人称的写作方式营造特殊的惊悚气氛。

12 从时间顺序,事情发展顺序,空间顺序或逻辑顺序中任选两样,描写同一个事件。注意表现它们的区别。

13 任意写一个叙事与描写并重的片段,试着在情节不出现转折的情况下,让文字营造的氛围发生180度的转变。

14 用优美华丽的语言描写丑陋邪恶的场景。或者反之,用让人不适的语言描写美好的事物。

15 围绕着全然不符合科学,逻辑或常理的主题写一个故事/片段,并试着让读者完全忽视,或者无法察觉主题本身的荒谬。


给《愿得桂花同载酒》的repo

@低头点地

手机艾特不了有点心塞…希望能看到(๑•́ωก̀๑)!主要是百度太蛋疼了_(:3」∠❀)

严格来说第一次写repo,完全不知所云了抱歉……


《愿酒》算是我入策藏坑来的文方面的一个执念吧,终于等到了它出本子的一天并且成功到手,感觉激动得有点不真实嗷!这就和我拿到照3同样的感觉啊TAT

说起来我还是拿到本子重看了序章之后才有种这会是be的感觉…有点乱,想到哪就说哪吧,希望太太不要介意(๑•́ωก̀๑)我特别特别喜欢李卿戈的名字,文武双全感觉帅气极了。感觉叶悠久其实是个有点寂寞的孩子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这么觉得|・ω・`)能遇上李卿戈,真好,知己难得啊。叶悠久的师父我也很喜欢,这个老人家真的好暖心,后面写到老人家去世的时候我不争气的哭了。

对夕句最深的印象是她酿的酒,不知道叶悠久后来到底找回那坛桂花酿了吗?苏且,是个好人2333也是非常可靠的朋友。必须说一句我真的好喜欢沈歧qwqqqq丐帮和恶人谷本身就对我有好感加成,为了江湖而活那句话更是瞬间戳中我的心脏。沈歧的便当对我来说来的有点太突然…虽然前面有铺垫,但是我没想到……_(:3」∠)_苦夏是个很坚韧的姑娘啊,希望她能幸福。

配角说了很多,倒是说到主角——我反而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说实在的我刚开始看到结局的时候是不太敢相信的,竟然就这么结束了?!看着还在等待的叶悠久我不禁一阵心塞qnq还好看了番外和free talk之后我终于确信叶悠久等到李卿戈了。这次要好好在一起,别再让对方等久了。但是封面背面的那首词的最后一句却给了我会心一击。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我看着这句话想了很多,想到了他们两人重逢却再也回不到年少时候亲密无间的画面。

李叶这对…be似乎是注定的,从序章就看出来了。我很喜欢愿酒里的统领和庄主的相处方式。统领修旧亭新坑的部分我尤其喜欢2333333还有他们在藏剑庄内闲逛,统领在剑庐打簪子,都特别的有画面感。统领用剑和庄主持枪的那场切磋看得我特别激动!比起爱情,我觉得李叶或许更适合不捅破那层窗户纸,可惜结局是想捅破都来不及了,也不知道该悲哀还是暗自庆幸。天泽楼前的花树毫无征兆的逝去的那个画面实在是让我愣住了,这场道别同样来得太突然,只能说流光太匆匆。感觉那一刻庄主像是突然老去了,特别心疼。

这是个好故事。没有什么特别跌宕起伏的剧情,像只是将一件往事一份思念娓娓道来。看了开头就让我忍不住想要继续看下去。

封面,海报,题字,书签,插画都让人觉得非常舒服而且耐看,太太们都辛苦了。

我喜欢这个本子,喜欢《愿得桂花同载酒》这篇文,感谢作者太太给我们带来的这个故事(。・ω・。)ノ♡

           

            

                                                                       叶锦荒

                                                                  2015.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