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随机掉落朔间兄弟及奇人相关摸鱼,骨科不拆可逆/
剑三半出坑,深爱丐藏丐仍没毕业

[零凛]一夜的玫瑰

我就是…想写小小的栗子……
自我满足的脑洞产物
  
  

对凛月来说,那是一个奇妙而不可思议的夜晚。

优雅地坐在窗台上、轻声哼唱着不知名的歌曲、身姿沐浴在月光下的青年,正向凛月伸出手。
凛月呆呆地看着他,看得出了神。
如果抓住他的手,说不定能去到另一个世界吧。那个瞬间,凛月心底有一个声音悄悄地升起来。
“凛月,到吾辈这里来。”
夜风吹起零半长的黑发,凛月留意到他的发尾是跟母亲一样的卷曲。
过去吧。去牵他的手。
凛月心底的声音这样告诉他。
于是凛月一步一步地走近窗台,指尖碰到了那只伸向他的手。
零握住凛月的手,将凛月往自己的方向轻轻一拉,跳下了窗台并顺势蹲下。
身高差和体格差让凛月被抱了个满怀,他感觉到青年把头搁到了他的肩膀上。他有些迷茫地眨着眼,同时从零的身上闻到了一丝奇异的香味。
像是甜甜的,又像是腐烂了的味道。哪怕这股气味已经很淡了,却仍旧令凛月无法忽视。这种刺激让凛月突然觉得喉咙异常的干渴,身体本能的反应告诉他气味的来源是甜美而诱人的。
这是什么味道呢?凛月心想。
似乎是察觉了怀里孩子的动静,零稍微拉开与凛月的距离,双手扶住凛月的胳膊,平视着他。
“明明已经等到气味散得差不多了才进来的,凛月还是闻出来了呢…真不愧是吾辈的弟弟♪”
年幼的凛月努力地消化着零话语里的信息量。
“哦呀?汝看起来非常迷茫呢,吾辈可爱的小凛月……真好啊,这个表情,真令人怀念…くっくっく♪”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零突然不作声了。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凛月?已经睡下了吗?妈妈进来了哦——”
门外响起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和妇人的声音,伴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凛月下意识地回过头,穿着白色睡裙的妇人站在门口。
“哎呀,窗子怎么打开了?”妇人走到窗边,伸手把窗关好,又拉下窗帘。“睡觉的时候不关好门窗的话,可能会有怪物趁机跑进来抓走凛月哦。”
妇人温柔地笑着,慈爱地揉了揉小儿子的头发。
“怪物?”凛月抬头,好奇地问道:“什么怪物?”
“夜晚是许多魔物活动的时间哦,有的怪物专门抓不听话不好好睡觉的小孩子,所以凛月要当乖孩子,知道吗?”
“嗯、嗯。”凛月乖巧地点点头,似乎若有所思。
“那么,听话的凛月快上床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凛月踢掉拖鞋,翻身上了床。妇人俯身吻了吻凛月的脸颊,又替他掖好被角。
“晚安凛月。”
“晚安妈妈。”
凛月闭上眼睛装出一副乖乖睡觉的样子,一边竖着耳朵留心房里的动静。
直到房门锁传来“咔哒”的落锁声,脚步声也渐渐细不可闻,一切又归于寂静。
孩子睁开眼睛,往房门的方向盯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又想起什么似的光着脚丫踩到冰凉的地面上。
『那个人』呢?怎么突然消失了?难道刚刚的只是幻觉吗?
他又走到了窗台边,轻手轻脚地拨开窗帘,只见窗外仍是无边无际的黑夜,夜空中甚至连一颗星也没有,唯独一弯新月闪着幽光。
果然是梦吧。凛月不免有些失望地想着,松开了握住窗帘的手。
“呵呵,孩子可要好好听母亲的话才行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凛月身旁的零看着他转头望见自己时惊讶的表情,欣喜地眯起眼睛,“哦呀,难道凛月是在找吾辈吗?”
即使房间内没有开灯,月光也被厚重的窗帘隔绝开来,凛月依旧能像常人在白天里一样视物。他总是在夜里比在白昼精神,就连感官都比在白天敏锐。
“刚刚的味道……是血吧?”凛月忽地发现零的双目是跟自己一样的赤红。“我闻到过…是很香甜的味道。”
零的笑容凝固了,表情变得有些担忧。他摇了摇头:“凛月可不是魔物喏……至少现在还不能是。”
“忘掉吧,凛月。”他认真地注视着凛月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凛月下意识地用舌头舔过尖利的虎牙。
“你刚刚说了『弟弟』吧?”
“くっくっく…凛月看起来有很多的事想问呢,如果凛月愿意叫吾辈一声哥哥的话,吾辈很乐意回答凛月一个问题喏♪”
“……”沉默了片刻的凛月一脸平静地拒绝了。“不要。”
“我才不要叫来历不明的可疑分子哥哥。”
“呜…被可爱的弟弟这样直白的拒绝真是让吾辈伤心喏……”零演技在线地作出一副要哭的样子,似乎下一秒就会崩坏人设发出哦咦哦咦哦咦的哭声。
“所以你,到底是谁?”
零再次闭口不言。他乐于回答凛月提出的任何问题,唯独这一刻的这一个问题,他还不愿意轻易地给出答案。
像是变戏法一样,一朵玫瑰突然出现在零手中。花瓣是跟两人瞳色一致的红色。
凛月惊喜地睁大眼睛,注意力瞬间全被这朵凭空出现的花吸引住了。那是他只在童话书上见过的,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果然还是可爱的小孩子啊。零心里由衷地为弟弟正处于最好哄的年纪庆幸着。还好让日日树君教会了吾辈这一招,要好好感谢他喏。
“这朵玫瑰,送给凛月喏,就当作是吾辈小小的见面礼。”
凛月接过红玫瑰,因为欢欣雀跃而颤抖的小手紧紧握住花枝,把花朵凑近自己的鼻尖。他有些羞涩地垂眸,用孩童软软的声音小声嘟囔了一句“谢谢”。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该听到的人听清楚了。
被小凛月可爱的坦率击中心窝的零也莫名地觉得羞涩起来,心脏都似乎要漏跳一拍。糟糕了,这也太纯情了吧?他眨眨眼让自己冷静下来,又恢复了好哥哥的模式。
“凛月一直都很努力地在晚上也好好睡觉呢,吾辈知道的哦。乖孩子,乖孩子♪”零蹲下来,摸摸凛月的头。顺滑的黑发触碰手心传来熟悉的柔软,凛月难得地没有反抗也没有进行语言攻击。
就像在做梦一样。零有些飘飘然地想。
可不就是在做梦吗?这不过是晚上睡不着的孩子做的一个遇到暗夜魔物的梦罢了。
本不该有的困意突然侵占了凛月的意识,他在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
把凛月送回床上之后,零拨开凛月额前稍长的头发,小心翼翼地在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要做个好梦呢,凛月。”
最后他把孩子手里握着的红玫瑰抽出来,放在枕头边上。
“能再次见到你,『我』真的非常高兴。”

“……”
凛月出神地看着枕边的红玫瑰,跟梦里夜莺衔来的别无二致的红玫瑰。
还能再遇见你吧,只要一直留着这朵花的话。
这是梦境跟现实交接的证明,是在这个夜晚绽放的红玫瑰承载的思念,世人称之为『爱』。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