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随机掉落朔间兄弟及奇人相关摸鱼,骨科不拆可逆/
剑三半出坑,深爱丐藏丐仍没毕业

#sakuma120#
关键词  重生
这次也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废话…
感谢忍受我的流水账看到最后的小可爱(比心)
     
   
     
黑洞洞的枪口抵上朔间凛月的胸膛。
被迫处于阳光下的吸血鬼异常虚弱,苍白的皮肤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几乎要稳不住跪在地上的双腿。但他挺直了腰,抬着头,只是漠然地看着前方,仿佛此刻被用枪指着的人不是他一般从容。
“在阳光下迎来重生吧,凛月君。”
手指扣动了扳机。
朔间凛月的眼睛随着枪响陡然睁大,很快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他看了一眼眩目的太阳,倒了下去。
    
    
“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呼…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剧本,我差点以为凛月前辈真的要……”
“嘛,小熊虽然平时总在睡觉,关键时刻还是不会掉链子的。而且这个剧本,不正是他写的吗?”
“嗯哼哼~所谓的要骗过敌人必须先骗过同伴嘛♪接下来就是人家和小泉泉的出场时间了呢。”
“唔…不过有一件事我有点在意。”
“嗯?什么?”
“凛月前辈……不见了。”
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
“给我等一下…!『不见了』是指什么?”
“按计划被处刑假死的凛月前辈,在处刑的广场上消失了。”
濑名泉扔下手中的茶杯,夺门而出。
   
朔间凛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起初梦境里是一片黑暗,没有光也没有声音,像极了出生前待在娘胎里的感觉。不同的是,此时的朔间凛月清楚地意识到他是活着的。
平时总是睡眠不足被困意包裹的吸血鬼在这样的黑暗里反倒一点睡觉的心思也没有了。
他熟悉黑暗,正如熟悉他自身。
被从不见天日的地方拉出来,学会适应白昼,结识朋友,现在想要活在阳光下,可以说是活得越来越像人类了。
朔间凛月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盏巨大的走马灯。黑暗中的灯光把他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映得惨白,他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把手搭了上去。在手指触碰到灯身的瞬间,走马灯突然开始动了起来。过往的一幕幕画面随着走马灯的转动开始轮转、回放。
朔间凛月看着转动的走马灯,想起朔间零曾经告诉他,人类在临死前,生前的回忆会像走马灯一样在他们面前回放一遍。
作为长生的吸血鬼,朔间凛月却有一瞬的恍惚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跟人类接触久了,习惯了他们的存在和生活方式,时常会忘记自己是与人类不同的异类。
在走马灯里看到露出大额头的背着自己回家的幼时玩伴,他想真~君最近很忙呢,似乎也在筹划着什么,真是胆大妄为的年轻人;银灰色头发的少年不小心踢到躺在路边睡觉的自己、后来被邀请加入新生的Knights,以至于陷入沉睡前把自己也作为一环写入剧本里,朔间凛月突然放心地坐下来,心安理得地像看戏一样看起了自己的走马灯。
嘛~我也很努力呢,接下来就看小濑和国王大人他们了,老人家要退场休息一下,轻松轻松♪
走马灯转动到朔间凛月被处刑的画面,停了下来。很快,画面又颤颤巍巍地动了,出现了一个在刚刚的回忆里没有露过脸的人。
朔间凛月几乎能隔着画面清晰地听见他唤出的那一声“凛月”。
明明是朔间凛月回忆的走马灯,此时的画面里却全是满满的朔间零。
真是太不公平了。他屈起双腿,深深地低下头,不去看走马灯。
朔间零其人,从小就光芒万丈。在幼年时就表现出的不同常人的才华和聪慧,遗传自父母甚至青出于蓝的优秀容貌,独特的人格魅力和包容力,朔间零是天生的被追随者。
这个人是朔间凛月不见天日的童年里唯一的光亮。他扒开泥土,推开紧闭的门,拉着朔间凛月的手走进白昼的世界。
啊啊。我也有想要握紧在手心的东西呀。也想要你不需要回头就能看到我。
这样想着,朔间凛月抬起了头。眼前的走马灯还在回旋,画面透出来的灯光泛着暖意,给朔间凛月染上一层柔和的光晕。
已经不再是只会躲在房间里哭泣吵闹、等其他人来安慰自己的孩子了。
朔间凛月站起身,越过走马灯,道路突然出现了尽头。道路的尽头是一扇门,门前挂着一盏灯,正发出昏黄的光线。
他快步小跑过去,站在门前停了两秒,伸手用力推开了门。刺目的光亮从门后涌进黑暗,朔间凛月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半晌,方才急急忙忙跑出去的濑名泉抓着一只鸽子进了屋。
“有凛月前辈的消息了吗濑名前辈?”红发的末子看到濑名泉回来,紧张地问道。“诶?这是…鸽子?”
“从小泉泉的表情来看似乎平安无事呢?呵呵♪”鸣上岚似乎也对濑名泉手上的鸽子更感兴趣,“不过为什么小泉泉会拿着鸽子回来呢?”
濑名泉扬了扬另一只手中握着的纸条。“这只鸽子是跑到国王大人那里的传信鸽,国王大人竟然为了给突然飞进来的鸽子作曲又把五线谱弄得满地都是!还好要传过来的信倒是没什么意外。小熊已经被带走了,说是等他恢复了就会把他送回来。”他坐下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毕竟小熊是『那个人』的弟弟啊。就不能事先说好吗?啊真是超~烦人,跑出去又出了一身汗!”
“啊啦,对面估计也是毫不知情吧?毕竟我们这次的计划很隐蔽,小凛月应该也没有透露出去。吃点甜食平复下心情吧♪”鸣上岚笑着把还有一块蛋糕的碟子推到濑名泉面前,“让哥哥担心了呢,小凛月~”
“等一下——给我拿开,再吃的话今天的卡路里摄入就要超标了!别看了小鬼,你也不能吃!”
“诶?!我明明还什么都没说呢濑名前辈!”
       
“啊,你醒了呢e。”逆先夏目拿着托盘进来的时候,朔间凛月刚刚睁眼。
托盘里装着的是营养剂和一壶水。逆先夏目走到床头柜旁,把托盘放下,看见了趴在床边睡着的朔间零。
“都说过可以帮忙再搬一张床进来了,零哥哥在某些方面真是固执啊a。”逆先夏目叹了口气,拿起放在一边的大衣轻轻搭到朔间零背上。
朔间凛月的意识回笼得差不多了。但是他睡了很长时间,喉咙里干得火烧火燎的,身上也没什么力气,只好转转眼珠子看了看逆先夏目,目光最终落到床边的朔间零脸上。
我自己推开门了,兄…………哥哥。
逆先夏目留意到床上躺着的人的视线,看向他的眼睛:“看起来,你需要水i?”
朔间凛月眨了两下眼睛,示意是的。
“你现在能坐起来吗a?”
朔间凛月活动了一下双手,扯着床单试图用左手把身体支撑起来。逆先夏目拿来一个抱枕放在他背后,好让他有东西可以靠背。
他有些勉强地坐直了身体。逆先夏目刚好用玻璃杯盛了水端给他,把吸管也插到了杯里。
朔间凛月接过水杯,咬着吸管直到杯里的水见底、空气进入吸管发出响声才停下来。喉咙的干渴终于好受了一点,但是饥饿感和乏力感仍然充斥着朔间凛月的身体。
“……谢谢。”
“嘛,就算我是在帮零哥哥的忙吧a。”逆先夏目露出一个微笑,双手抱臂。“托盘里另外的东西是加了营养剂的粥,我想你会需要它的e。”
“我还有事要做,就先失陪了e。”逆先夏目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的用手指了指床头的方向,“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只要摇一摇那个铃铛,就会有人进来i。那么,Good night♪”接着他轻轻地关上门,离开了。
朔间凛月把水杯放回床头柜上,整个人软绵绵地往后瘫,任由身体向下滑。朔间零就在距离他右手不到十厘米的位置趴着睡觉。只要朔间凛月稍微伸出手,就能摸到朔间零的头。
于是他这么做了。他的手抚上朔间零的黑发,忍不住轻轻揉了一把,就像小时候他常常被朔间零摸头那样。
朔间零突然动了,他从臂弯里抬起头,睡眼惺忪地朝朔间凛月的方向发起了呆。
朔间凛月也愣了一会,不过他很快回过神,看着这样意外的有些可爱的兄长眯眼微笑起来:“早上好啊兄长♪”
“早安凛月……”朔间零仍然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下意识地作出回应。
“嗯…?凛月……?”似乎被某个关键字戳中的吸血鬼突然清醒过来,一把握住了弟弟还没收回去的手。“有哪里不舒服吗凛月?”
“啊…兄长好烦啊,就不能保持刚刚那副呆蠢的样子久一点吗?”朔间凛月这样说着,却也没有把朔间零的手挣开。“有一点饿,但是我好累,没力气了。”
这是在撒娇吗?这是在撒娇吧?
朔间零恨不得把自家不坦率的弟弟拉进怀里好好抱抱,但是他忍住了,因为朔间凛月看起来还病恹恹的,可能连装模作样反抗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端起托盘里的粥碗,用准备好的汤匙舀了一口送到朔间凛月嘴边。
朔间凛月盯着汤匙里的粥状物体看了几秒,闭上眼睛含住了勺子。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营养剂和粥都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更别说把两者混合了。
“……”简直是意料之中的味道淡得出奇,根本无法勾起他的食欲。
“先将就着吃吧凛月。之前血袋用完了,吾辈还没来得及去补充新的喏。”朔间零舀了第二羹,继续往朔间凛月嘴里送。
记忆中像这样给弟弟喂食的机会,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啊,真是令人怀念。
“你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很恶心诶,不要老把我当小孩子啊变态兄长。”味觉正在被没有味道的粥折磨着的朔间凛月,故意坏心眼地吐槽自己的兄长。
“呜…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吧凛月。”朔间零看起来伤心了几秒,很快又恢复正常。“不过吾辈明白的,凛月是个好孩子,只是在害羞而已♪”
朔间凛月决定暂时不开口了,先等他填饱肚子再说。
没有得到回应的朔间零也不觉得尴尬,不紧不慢地一口一口喂着粥。粥碗被刮得干干净净,朔间零才满意地把最后一勺喂到朔间凛月嘴边。
朔间凛月得承认虽然粥很难吃,但是也确实让他好受多了。于是他的心情也好多了。“你还没有进食吧兄长?”
“凛月这是在关心吾辈吗?哥哥很高兴哦!”朔间零拿起托盘里的纸巾帮弟弟擦了擦嘴角。“不过吾辈没关系的。”
“才没有。只是如果你饿晕在这里的话,我可不想照顾你啊。”
“fufufu~请原谅不识时务打扰了两位叙旧的小丑☆”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开了房门的道化师走进来,笑眯眯地托着一个精致的雕花银盘。“这是夏目君让我拿过来的,零之前拜托他做的试验品的改良版。”盘中稳稳当当地放着一个试管架,上面有两支装着暗红色药水的试管。
“逆先君一定又熬夜了,明明跟他说过可以慢慢来的。”朔间零起身从日日树涉手中接过盘子。“真是辛苦他了喏。”
“呵呵~夏目君是个很努力的孩子嘛☆他一直觉得没能帮上我们什么,难得你开口了,他当然是放在优先位呢。”日日树涉偏头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朔间凛月,“弟弟君看起来精神多了,零也能睡个好觉了吧☆”
“嗯嗯♪这两天多亏有汝等帮忙喏。”
“哦呀你真是太见外了呢零☆宗还有事叫我,我就先退场了。”
“麻烦汝跑一趟了日日树君。”
     
朔间凛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日日树涉拿进来的药剂上。
药水暗红色的视觉冲击让他不可避免地想起血液。他本能地感到喉咙发干,舔了舔嘴唇,耐心地等待朔间零开口说明。
“其实吾辈会去Knights的领地,就是为了要把这个交给你喏。”
“结果刚好遇上了我被‘处刑’,中途改变计划了?”面对朔间零投过来的有些复杂的眼神,朔间凛月毫不避讳地说道。“其实那天我看到你了。”
“不要一直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行了一步棋子罢了。”
在朔间零看不到的地方,过去一直被自己护在身后的弟弟已经渐渐成长得可以独当一面,不需要他再自以为地操心了。作为兄长的朔间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又由衷地欣慰。朔间凛月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与他血脉相连的弟弟,骨子里跟他是一样的骄傲,他们的灵魂是无疑是相像的,本就不可能会一味由他照顾着。
“Knights那边的事,吾辈也略有耳闻。吾辈跟月永君也算是旧识,如果有吾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凛月也可以尽情地来依靠吾辈喏?就算是答谢月永君照顾吾辈可爱的弟弟了。”
朔间凛月没有直接驳回兄长的好意,他思考了一会才摆摆手,说:“果然还是不需要兄长插手会比较好吧?毕竟是我们Knights的事呢。”
“kukuku~凛月也长大了,不被需要的吾辈稍微有点寂寞喏♪”朔间零拿起其中一支试管,轻轻晃了晃。“就当是吾辈再自以为是地为弟弟考虑一次吧~”
“这里面装着的是吾辈托逆先君研究出来的,让吾等在阳光下也可以暂时自由活动的药物。”
朔间凛月眨了眨眼。
在阳光下自由活动。
一瞬间他疑心自己听错了。这对不得不在日间进行活动导致不可避免地受到阳光迫害的吸血鬼来说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朔间凛月的眼神坦率地告诉朔间零他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于是朔间零继续说道:“试验品一剂大概能维持三天的时间,副作用是……夜晚会犯困。不过连续使用的话,药效可能会减弱。”
令吸血鬼变得接近人类的药剂。朔间凛月心想。虽然听起来讽刺,但现在他需要,也想要这份能力。他被白昼的世界迷住了。一旦见过了光,想要再让人心甘情愿地回到不见天日的黑暗里长眠,是不可能的。
“对吾等吸血鬼来说,有如获得重生一般不是吗?凛月。”朔间零笑道。
在阳光下迎来重生。
“……哼哼哼♪是呢,兄长。”
       
在床上躺着被照顾了两天的朔间凛月收到了来自Knights的问候和消息,决定启程回去。
临行前,朔间零给他备好了马车。
“啊~嗯…好困……等结束了,一定要让国王大人给我放一个长假。”朔间凛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任由朔间零给他系好领口的扣子。
“一起去旅行吧凛月♪”
“诶…?我只想睡觉。……嘛,不过偶尔换不同的地方睡觉好像也不错♪”
月光照亮了前方的路,也柔和了平时对着兄长总是冷着一张脸的朔间凛月的表情。
他的语气甚至是轻松愉快的。
“下次见,哥~哥♪”
马车驶得飞快,很快就踏着月色消失在朔间零的视线范围内。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