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点❤️狂魔 墙头众多 三分钟热度 是个颜狗 骨科爱好者 偶尔写自己想写的

仍然是不务正业的小段子
普通的日常,兄弟的午间休息

脱下沾着室外寒气的长大衣,朔间凛月才推开门走进屋内。室内外的温度差让冰冷的眼镜表面瞬间蒙上了一层薄雾。
朔间凛月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压了压鬓角翘起来的头发。屋内暖气开得很足,他揉了揉在回来路上冻得快僵硬的手指,把脱下来的大衣搭在沙发上,抬眼扫视了一圈,果不其然地发现了正伏在书桌上睡着的朔间零。桌面上还摊着一本打开的书,才看了一半不到。
他放轻脚步,拿起随意放在沙发上的针织毛毯盖到朔间零背上。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朔间凛月似乎有些后悔,又不甘愿直接把毛毯拿回来当作无事发生过。他任由身体重重地坠到柔软的沙发上,闭了眼睛,用手指揉了几圈眼眶。
“哦~凛月,欢迎回来♪”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朔间凛月不耐烦地挑起了眉,心里暗道他的兄长今天怎么起床那么利索。朔间凛月仰头靠着沙发背,一睁眼就被近在咫尺的朔间零的脸吓了一跳。他们几乎是鼻尖擦着鼻尖,连对方的一根根眼睫毛都能数得清。朔间零正一手拉住搭在肩上的毛毯,另一只手倚在沙发靠背上借力。
朔间凛月像是小孩子赌气一般盯着他看,先是眼睛,沿着鼻梁往下,最后视线落在朔间零的嘴唇。鬼使神差般地,他昂起头,碰了碰朔间零的嘴唇。刚进屋没多久的朔间凛月脸上的温度还偏低,仅仅是轻轻擦过,他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柔软触感带来的温暖。趁着朔间零还在愣神的空隙,朔间凛月迅速扭过头,自暴自弃地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啊…在干什么啊?
朔间凛月无言地甩开放到自己头上的手,抬头一瞥,看见朔间零正笑眯眯地坐到了自己旁边,又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把头低了下去。
“唔,凛月也开始觉得眼睛有些不够用了吗?”朔间零拿起茶几上的眼镜,举到自己眼前,透过镜片试着看了看周围。“哦哦,看得很清楚呢,真是副合适的眼镜。”
“哈?不要胡说,我可远远没有到兄长那种需要老花镜的地步。”
“真是岁月不饶人。吾辈也快到这样的年纪了喏。”
朔间零感叹道,将眼镜叠好放了回去。
朔间凛月像猫咪一样翻过身,肚皮朝天,一条腿伸直搭在沙发的扶手处,另一条腿屈起,脚掌踩在沙发上。肚脐和一小块肌肤从没有系好扣子的衣服下摆处露出来,让朔间零忍不住伸手帮他拉正衣摆再把纽扣扣上。
“说起来,凛月今天回来的时间好像比平时要早呢。”
“你怎么知道我平时什么时候回来?一周回不到两次家的人也会知道这种事吗?”
朔间凛月习惯性地呛回去,末了又悄悄瞄了一眼朔间零的表情。
朔间零的微笑变成有些尴尬的苦笑,不过仅维持了几秒,很快又恢复正常。他用平常跟朔间凛月对话时那种有些微妙的甜腻感的语气回应弟弟:“哦呀,这是吾辈心爱的弟弟因为被留下了孤独的回忆而感到不满,所以在向吾辈撒娇吗?”
“啧。”朔间凛月白了他一眼,努力忍住已经快成为习惯的、内心里想要对兄长恶语相向的冲动。“你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跟我没有关系。”
“抱歉,最近是有点忙呢。凛月在月永君那里也还一切顺利吧?”朔间零就是闲不下他的手,又忍不住去摸朔间凛月的头。柔软的黑发散落在素色的沙发表面,朔间零把玩着弟弟的头发,心思一下子就飘到远处去了。嗯?凛月的头发好像留长了点……不打算剪一下吗?kukuku…留长发的凛月,好像也很可爱♪
“啧——你笑得很恶心诶。”
“呜,可爱的弟弟今天对吾辈说的话依然很过分呢。”
朔间凛月忍无可忍地抓起垫在身下的方形抱枕,往朔间零的方向砸去。朔间零轻松揽过抱枕,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朝朔间凛月笑道:“凛月看起来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看,哥哥这里有膝枕喏~”
“…………”说实话,朔间凛月的确有些犯困了。房间里太暖和了,身子一放松下来就想要睡觉。而且现在距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能够一觉醒来再进食,似乎确实是个不错的提议。
于是朔间凛月难得没有异议地接受了兄长的好意,把脑袋枕在了朔间零腿上。
“唔嗯……果然还是小杏的膝枕比较软,还香香的…哼哼哼♪兄长的可是不及格啊,嘛,不过也可以勉强凑合一下……♪”
朔间凛月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侧了侧身,调整成相对舒服的角度。
被嫌弃的膝枕给弟弟披上毛毯,也闭了眼睛继续方才被打断的午休。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