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点❤️狂魔 墙头众多 三分钟热度 是个颜狗 骨科爱好者 偶尔写自己想写的

[零凛]夜话

依旧是没营养的欧欧吸小段子
如题,普通的日常,兄弟的深夜聊天(
看到最后的小可爱,非常感谢!
   
    
“出去。”
朔间零还沉浸在弟弟今天竟然没有锁门的惊讶和窃喜中,刚刚推开一道门缝,还没来得及往屋内瞄上一眼,就听见了主人毫不留情的逐客令。
失落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他突然敏锐地察觉到了朔间凛月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似乎正在努力压抑着什么情绪。不进去就不进去吧,朔间零在心里这么宽慰自己,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凛月,汝在哭吗?”
朔间凛月没有回答。于是朔间零也知趣地没有追问。
两人之间其实仅隔着一扇房门,还有一室安静得令人烦躁的空气。
说中了。或许是出自兄弟血缘关系之间微妙的感应,朔间零几乎是无理由地确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他的手按在门板上,却迟迟没有下定决心推开。
要缩短两个人之间的物理距离或许不是难事,而要缩短两颗心之间的距离却绝不是易事。人类的感情奇妙复杂,活在白昼的世界里受人类影响已深的吸血鬼尚未看得透彻,对于近来关系才稍微缓和了些的还处于叛逆期的弟弟的心思,朔间零实在是有几分拿捏不准。
于是朔间零就这样不知道在走廊上罚站了多久,房间里的朔间凛月突然有了动静。
“你怎么还没走?”
传出来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听起来似乎有些缺水似的干哑。朔间凛月有时会因为口渴而从睡梦中醒来,这点朔间零是记得的。
“凛月只是让吾辈不要进去,没有让吾辈离开喏。”
“……烦死了,你是变态吗?大半夜蹲在别人卧室门口。”
“吾辈只是希望,在凛月需要吾辈的时候,可以陪在凛月身边。”
朔间零说着,干脆背靠着门坐了下来。夜晚的地板仿佛吸收了来自月光的冰冷,泛着凉意,隔着一层不算厚的睡裤也能清楚地感受到。
“违背了约定的人,还真敢说啊。”
“凛月刚刚是做噩梦了吗?”
“……”
大概是噩梦吧。一个人弹钢琴的回忆实在是太寂寞了,即使明知道自己是在梦中,依然叫人无法忍受。不如说朔间零像这样跟他说话,哪怕只是听到声音,也确实让凛月安心了不少。独自一人从孤独的梦境中醒过来的时候,能有人陪在身边,也算是件幸运的事吧?不过这些话,朔间凛月自然不会在现在的兄长面前说出来,所以房间外的零等到的只是又一段短暂的沉默。
“嗯——不如就让吾辈为凛月唱一首久违的摇篮曲吧♪”
“不要。”凛月迅速地回绝了。
“诶?明明万圣节的时候凛月还撒娇让小姑娘唱摇篮曲来着,凛月还真是不坦率呢。但是这样不坦率的凛月,吾辈也很喜欢♪”
“啧…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呼呼呼~因为学校里的事,吾辈都知道呢。”
“这种话拿去骗骗小朋友还可以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零总觉得凛月的声音似乎离他近了一点,好像凛月就在他旁边跟他对话。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半夜在我房间外面?”凛月的语气里登时带上了嫌弃。
“因为担心凛月睡觉的时候会不会踢被子,所以过来看一看喏。”
“睡觉果然应该锁门才对。敢在半夜溜进来的话就杀了你哦?变态兄长。”
“吾辈可是为了更好地关心可爱的弟弟在努力呢,凛月不能理解吗?”
“不——需——要。这种努力不做也可以。”
凛月正抱膝坐在房门后,跟零隔着一扇门背靠背。他像是喃喃自语一般继续说着:
“明明只是个没能遵守约定的骗子……安静点陪我一会就好了。”
零下意识地想要回头,视线却被房门隔绝。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想不管不顾把门推开了。
“凛月……”他朝着门的另一边唤道。
“……”
毫无防备地,穿着同款睡衣裤的朔间凛月拉开门站在了朔间零面前。他有些神色不自然看了朔间零一眼,转头向床边走去,坐回床上。
朔间零从地上站起来,在门口犹豫了几秒,踏进了久违了的弟弟的房间。
考虑到方才自己太过随性直接坐到了走廊的地板上,朔间零没好意思跟过去坐在床沿,于是将一把扶手椅拖了过来。
自从关系恶化以来,这样没有遭到反对地进到朔间凛月的房间里似乎还是第一次,朔间零不禁打量起了周围。房间的布局跟记忆里的几乎别无二致,就连两人小时候一时淘气在墙壁上留下的涂鸦都还被完好的保留着,没有被涂改也没有被挡住。突然,朔间零的目光停留在了床头柜摆放着的一个物件上。
那是一个造型有些古朴的相框,里面存放着一张朔间零几乎已经快要忘记了的照片。倒不是照片的年代有多久远,朔间零花了一点时间才回想起,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出国前跟朔间凛月拍的最后一张照片。初春的时候,朔间零心血来潮地半拉着弟弟去赏樱,本来在白天里昏沉欲睡的朔间凛月在烟云般绚丽的光景里也打消了大半睡意,随着朔间零走了小半天。最后他们在一棵樱花树下,让路人小姐帮忙拍了合照。按下快门时刚好起风,满树樱花轻晃着给他们下了一场雨,又随风而逝。朔间凛月从一堆照片里挑出最满意的一张,放进了相框里。
注意到朔间零在看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把相框收起来了,朔间凛月正犹豫着要不要解释两句,就听见朔间零愉快地先开口了:“呐凛月,再跟哥哥一起去赏樱吧♪”
“兄长老糊涂了也要有个限度吧,现在这个时候樱花早就都谢了啊?”
“明年花季的时候,一起去吧?约好了哦♪”
朔间零一脸期待地看着朔间凛月,瞪得朔间凛月忍不住别过脸。
“啧,别这样盯着我看,好恶心。……喂,不要抓着我的肩膀摇,好烦人啊兄长。”
“一起去吧凛月?再被拒绝的话,哥哥可是要伤心得落泪了喏…哦咦哦咦哦咦……”说着,朔间零声情并茂地假哭了起来。
明知道只要对他稍微温柔一点的话,他就会得寸进尺;即使总是对他说着明知道很伤人的话,下次他却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粘过来。
搞不懂他。朔间凛月在心里说道。虽然是彼此最亲近的兄弟,然而说不定自己从来就没猜透过兄长的心思。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兄长到时最好不要忘记自己说过的话,用老年痴呆来当借口可是行不通的♪”
“不会忘的,这是吾辈跟凛月的约定喏~”
思念和爱即使不说出口,也是骗不了人的。

评论(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