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在午睡那篇之前写完的,但是因为觉得太欧欧吸所以不好意思打tag发出来(
还是发上来存个档吧
我真的好喜欢幼年栗(其实只是喜欢放飞自我)

饥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朔间凛月低头舔食着拇指上沾染的红色液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这个问题。
在他的记忆中,从未出现过饿这个字眼。即使跟周围人一样缺乏食物和水,人们都枯萎消瘦得如同披着一层人皮的骨架,朔间凛月也没有迫切的想要填饱肚子的欲望。
突如其来的干旱,给了这个不幸的、贫穷的小村庄沉重的一击。有能力又想要离开的人早就举家离村了,剩下世代居住在这里、不愿意离开的,或是没法离开的人家仍然留在此处。至于朔间凛月,似乎是属于留下或者离开都不甚在意的行列。
他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地下室里待着。他一个人。地下室里有床有沙发,还堆放着很多书籍。通常情况下,朔间凛月是不点灯的。一天超过一半的时间都用于睡眠的他,只会在傍晚起床的时候,踩着石梯走上去,点燃门口的灯。
偶尔朔间凛月会走出地下室,靠近布满尘埃的破旧窗台,向外张望。屋内一片狼藉,显然是被闯入并洗劫了一遍,不过必需品都早已存放到了地下室,所以朔间凛月并不觉得心疼或者气愤。他从窗外看出去时,可以看到卧在路边的干瘦尸体,或是瘫坐在角落里、倚在墙边的奄奄一息的人。室外充斥着一种腐烂的气味,异常刺鼻。所以朔间凛月很快就会回到地下室。尽管在阴暗的地下室里,只有他一个人,非常寂寞。
为什么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呢?
小巧而尖利的虎牙刺穿血袋,朔间凛月慢慢吮吸着带有铁锈味的暗红色液体。他并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样用食物填饱自己的胃,人类的吃食对凛月来说也没什么吸引力。即使不摄取食物,他的外表也不会有太大变化,更不会像外面的人类一样失去性命。是大家太脆弱,还是因为自己是与人类不同的怪物?没有人告诉他答案,朔间凛月自己也隐约察觉到了。但是比起思考这些问题,现在的他更想要——
楼梯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朔间凛月欣喜地起身,手上还没饮用完的血袋也被随手扔到了桌上。他跑过去,被黑发青年抱起来,搂着青年的脖子坐到青年的臂弯上。
“欢迎回来,哥哥~”
朔间凛月把软嫩的脸颊凑近朔间零的耳边,轻轻蹭了蹭。
朔间零用另一只手抹掉凛月嘴角残留的血迹,回他一个笑容。“凛月今天有好好吃饭吗?”
“嗯、嗯!哥哥今天回来的好早,还以为要等晚上才能见到哥哥呢。”
朔间零的眼神暗了暗,笑容里带了些歉意。他摸摸凛月的头,“抱歉,凛月一个人在家很寂寞吧?”
凛月犹豫地点点头,又摇头:“嗯……因为跟哥哥约好了,就算很寂寞,凛月也会忍耐的。”
“哥哥知道凛月是会好好遵守约定的乖孩子。”把凛月带到沙发边坐下后,朔间零从黑色长袍的衣兜里拿出了一个小巧的木盒,递给一脸好奇的孩童。“这个,就当作是哥哥给凛月的赔礼吧♪”
对美丑还没有太大概念的孩子尚未懂得欣赏这份礼物的精致,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小木盒十分讨人喜欢。自然也因为送礼的人本身就是最好的礼物,便是他随手在路边拈的一朵花,也是惹人怜爱的。凛月双手捧着木盒,像是对待什么稀奇的珍宝一样小心翼翼。他的脸上因为兄长的话绽放出可爱的微笑,兔子似的红眼睛里仿佛在闪烁着光芒。
“哥哥,这是什么?”
朔间零将木盒背后的发条拧了几圈,轻轻掀开了木盒的盖子。小小的齿轮在木盒里咬合着旋转着,奏响了一段非常简单、甚至有些单调的旋律。
凛月听着乐声,不由得瞪大眼睛。
“啊,是那天晚上听到的曲子!”
“凛月果然还记得呢♪”
“因为是哥哥哼过的歌,所以凛月不会忘。”
孩子不加思索便脱口而出的话让朔间零心上的涟漪漾动了几圈。凛月的语气仿佛在说一件理所应当的事,又带着满心的欢喜和骄傲。
“凛月…有想过离开这里吗?”
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
朔间零平静地微笑着,注视着他的弟弟。
“……嗯。”
但是朔间凛月又有些不舍。这幢老宅子,这个小小的地下室,保留了许多对他而言很重要的回忆——重要的,两人一起的回忆。
“哥哥有见到村子里的其他人吗?”凛月突然问道。
“嗯。”
“…饥饿,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是一种痛苦的,想要被填满的欲望。不仅仅是身体,心也会产生这种感觉。”
“心?”
“我们跟人类不同,比起身体上的饥饿,更多的情况或许会是心产生饥饿感吧。”
凛月乖巧地坐到了朔间零的腿上,仰头看向他的兄长,对方也正温柔地回望他。
“如果心觉得饿了的话,会怎么样呢?”
“会觉得孤独,会渴望得到别人的爱。”
“……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很孤独,会希望哥哥能够早点回来。”孩童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符合外表年龄的迷茫,他轻声说着,像是低吟施加了魔法的咒语。
“我们离开这里吧,凛月。”
“嗯。”
“到新的,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