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只产出朔间兄弟相关/狮心投喂亲友
骨科&性转爱好者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不嫌弃的话欢迎来唠嗑

*凛月单方面后天性转注意*
自我满足脑洞的欧欧吸小段子
普通的日常,兄妹一起放学(?
剧情不够,对话来凑(我或许可以去说单口相声x

在腹部诡异的钝痛和强烈睡意的双重折磨下,朔间凛月脸色阴沉地趴倒在课桌上。
匆忙借来的夏季女式校服裙子似乎太短了,明明是夏天,朔间凛月现在却感觉周身发冷,甚至在教室里把制服外套都穿在了身上。
啊……好辛苦,好难受,当女孩子那么难的吗…?小杏真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这样迷迷糊糊地想着,朔间凛月几乎要在椅子上缩成一团。
青梅竹马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凛月?振作一点,朔间前辈来接你了哦?”
哈……?……才不要。
心里迅速作出了反应的朔间凛月还来不及把回答说出口,就感觉沉重的身体移动了起来,靠到了一个有点硬的背垫上。
这个霉味……是兄长。……嘛,算了,就这样吧。
“没问题吗?朔间前辈。太阳还没完全下山诶?”
“虽然因为太担心凛月所以没能好好睡着,倒不如说吾辈现在还挺精神的。现在这个状态把凛月送回家还是没问题的喏♪”
“学生会那边也还有事要处理,我就不跟着一起回去了。凛月也不要太给朔间前辈添麻烦啊?好歹是兄弟……呃,现在是兄妹呢。”
不不,你也不要接受设定接受得那么快啊。
“哦!那么再见啦朔间前辈,明天见哦凛月!”
之后的事,朔间凛月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似乎只是在被生理疼痛折磨了一天之后终于进入了短暂的安稳睡眠。
等到意识渐渐回笼的时候,夕阳已经快要完全沉下去了,月牙在还稍亮的天边悬挂着。一觉醒来,朔间凛月感到神清气爽了不少,眼皮不那么沉重了,四肢似乎也有力气了。朔间凛月稍微睁开双眼,窥见朔间零那从半长的黑发下露出的一点耳尖。他的头搭在朔间零的左边肩膀上,紧挨着朔间零的后颈,双手环在朔间零项间。
朔间零走得有些慢,但是步伐平稳,背上的朔间凛月几乎没感到什么摇晃。他出神地凝视着兄长的侧脸,无意识地用下巴蹭了蹭朔间零被垂下的头发遮住的脖子。
“……”
朔间零又惊又喜地回过头,然而在瞥到朔间凛月比平时还要苍白的脸色之后顿时只剩下了担忧:“嗯…?有哪里不舒服吗凛月?要不要坐下来休息一下喏?”
“不需要……好多了已经。”朔间凛月动作幅度很小地摇摇头,“比起这个,我口渴了,想喝点什么——”
“唔,虽然想要满足凛月的愿望,但是现在喝碳酸饮料可不行喏。”
“呜嗯……冰水也可以,总之我想要冰凉的、能让身体一下子清醒过来的饮料啊?”
“凛月现在还是喝点能让身体暖和起来的饮料比较好吧?不然说不定又会肚子疼哦。”
“呜嗯——”
唯有最后一句,朔间凛月实在无法忽视也不能否认。在经历了这样噩梦般的半天之后,光是想象一下,他的后背都不禁冒出了一层冷汗。
“疼、疼!不要揪吾辈的头发喏凛月——”
从善如流地松开了朔间零的头发,朔间凛月收紧了环住朔间零脖子的手。
“啊,突然觉得很烦躁,果然是兄长太烦人了吧?这么近距离的话,霉味更重了啊。”
脚步一转,朔间零背着朔间凛月走到了路边的小公园里。
朔间凛月抬手戳了戳朔间零的脸,在他耳边抱怨道:“回家不是这个方向吧?已经连回家的路都记错了吗,笨蛋兄长?”
“看,这里不是有长椅吗?凛月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小心地将朔间凛月从背上放下来,确认他在椅子上坐好而且也没有哪里不适之后,朔间零指了指公园对面的方向。“凛月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如何?吾辈马上就会回来♪”
“啧,你是接女儿放学的爸爸吗?保护过度了吧你?”
“kukuku~那吾辈去了哦。”
朔间零的身影很快就在公园入口的转角处消失了。漫不经心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看着被夕阳拉长的自己的影子,朔间凛月没有来由地感到了一阵落寞。小公园里没有其他人,四周异常安静,跟对面热闹的商业街就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个公园,小时候也跟兄长一起来过。他抬头在周围打量了一圈,很快找到了记忆中的那个小秋千。
那个时候……
朔间凛月走过去,才发现这是个儿童用秋千,现在的自己要坐上去已经有些困难了。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这里似乎却还是没什么变化呢。他伸手拉住秋千的绳摆,略微用力地把秋千往前一推,秋千很快摆动起来。
他就这样看着秋千,直到秋千慢慢停了下来。秋千虽然一个人也可以玩,但是果然还是两个人一起才更有意思。
一只手突然搭上了朔间凛月的肩膀,打断了他的发呆。
“凛月,想坐秋千吗?”
“才不想。……嗯?”
朔间零把吸管戳到奶茶里递给朔间凛月,然后揽过他的肩膀往回走。
“为什么是热的……”朔间凛月捏着吸管连戳了几下杯底以示不满,“我就是发一下牢骚,不要对我说教,好烦。”
不过也不算很烫,应该可以直接喝吧。朔间凛月随意地啜了一口,液体入口的时候愣了愣。
好甜。不过甜党的朔间凛月并不反感,不如说很满意。
“你…该不会是为了买这个才特意走到这边来的吧?”
“也不全是。稍微绕了点路,主要还是想来看看这个公园。”
对上朔间凛月不解的眼神,朔间零继续说道:“这里似乎快要被拆迁了喏。因为是有着美好回忆的地方,所以还是有些想来再看看。”
“已经没有人来的公园的话,会被拆掉也是很正常的吧。”
“是呢。这就是被淘汰了吧?不过重要的回忆,会被好好地永远保存起来♪”
“不需要,快给我忘掉。”
“kukuku~”朔间零忍不住笑起来。“凛月真是个不坦率的孩子,刚才明明也是想起来了。”
“啰嗦。反正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也不会再变回去。”
回忆当然很美好,但是一直抱着回忆的人是走不下去的,因为人一直在往前走,永远也没办法回头。
“但是,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弟弟也好妹妹也好,凛月是吾辈最喜欢的孩子,这一点是不会变的喏。”
“…………”
“嗯?怎么了喏凛月?突然不说话了?啊,难道是害羞了吗?kukuku…没关系的,这种时候只要像小时候一样回答凛月也最喜欢哥……”
“不要在街上随便把别人的黑历史说出来啊!”
朔间零看着弟弟仿佛猫咪炸毛一样的可爱反应,笑眯眯地摸了摸朔间凛月的头顶。
“没关系的,凛月♪吾辈会陪着汝的。”
朔间凛月恶狠狠地咬着奶茶的吸管,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啊……好像有点奇怪。都怪兄长说了多余的话,不,果然还是突然变成了女孩子这件事很奇怪吧?
朔间凛月低头,看着自己大腿上的短裙,陷入了沉思。
“凛月……”
“嗯?”
“吾辈还是觉得,这个裙子太短了。”
说着,朔间零一脸严肃地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盖到了朔间凛月腿上。
“哈?明明小杏每天穿的都是同样的短裙吧?”
“是这样没错,但是果然还是太短了,吾辈会很担心喏——”
“与其担心这个,不如想想怎么让我变回来吧?……一直用这个身体的话,学校和组合那边也会很不方便。”
“呼嗯……这件事吾辈现在确实没什么头绪,也已经拜托了逆先君他们帮忙。”
奶茶的温度隔着塑料杯传达到朔间凛月的手心,他侧过脸看了看正用手托住下巴、认真烦恼着的朔间零。
“喂,回家吧。今天趴了半天课桌,还是在家里的床上睡觉才比较能消除疲劳。”
“那吾辈继续把凛月背回家吧♪”
“不要,我自己能走。我可不想被别人误会跟你感情很好。”
“诶?兄弟感情和睦是好事吧凛月——”
“呜哇——不要突然抱过来啊!?”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