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零凛]很多个凛月与一个兄长 (一)

一个有点长的脑洞,标题是瞎几把起的不要在意
应该还有下部分(吧)
ooc的普通日常
看到最后的小可爱,非常感谢(鞠躬)

第一个凛月是半夜梦醒的时候在床上发现的。
他侧卧着,一只手的拇指点在嘴唇上。身上的深色睡衣里衫扣子没有系好,显得有些松垮,露出锁骨和小半边肩膀。
从梦中醒来的朔间零半睁着眼,眼前一片模糊。他出神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凛月的睡脸,一时间还没分清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只习惯性地伸手把凛月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又安心地遵循睡意闭了眼。

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朔间零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昏昏沉沉的头脑才算是清醒过来。房间里的厚重窗帘隔绝了外界的光线,难以分清日夜。
真是睡了个好觉。这样想着,他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侧过身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枕边多了个毛绒绒的脑袋,朔间零愣了愣。这个凭空出现的人有一张朔间零再熟悉不过的脸,正是朔间凛月。
还在状况外的朔间零又用了十秒才反应过来,出现在自己床上的是自己的弟弟。朔间零又惊又喜,伸手摸摸凛月的头顶,又捏了捏凛月的脸,将凛月的睡衣里衫拉好遮住肩膀,最后才一把将凛月搂进怀里蹭了蹭,高兴得活像一个第一次见到自己弟弟的哥哥,以至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问题。
“呜……不要吵啊~笨蛋兄长。”怀里的凛月仿佛在说梦话一样抱怨道,手脚并用地小幅度挣扎起来。
“抱歉抱歉,再睡一会吧凛月♪”
朔间零安慰一般轻抚凛月的背,嘴角不自觉地就翘起了个愉快的弧度。抱了好一会儿,他才轻手轻脚地松开凛月,翻身起床。
他在梳妆镜前忙活了一阵,把刘海摆弄回原样,又找了个发圈把颈后的头发扎起来。洗漱之后,朔间零一边哼起了小曲,一边穿过客厅走到厨房。准备打开冰箱把鸡蛋和吐司拿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被冰箱门上贴的便条吸引住了。他移开小蝙蝠形的冰箱贴,将便条拿下来。
放在右边柜子里的蛋糕在坏掉之前一定要吃掉。
毫无疑问,这是凛月的字迹,朔间零推断应该是昨天早上贴上去的。
…………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忘记了什么重要问题的朔间零终于回想起,他的弟弟因为knights的工作的缘故,昨天就已经出门到外地去了,而预计返回时间是五天后。
他自然不觉得朔间凛月会中途翘掉工作连夜跑回家还特意爬到他的床上睡觉。
所以,卧室里的那个凛月,是谁?
朔间零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表情变得微妙。尽管突如其来的惊吓让他失去了绝大部分吃早餐的兴致,他还是把鸡蛋和吐司拿了出来——还有朔间凛月叮嘱要吃掉的蛋糕。
他准备了两人份的早餐。把厨房整理好之后,朔间零坐在餐桌前,面对着两个人的早餐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他往自己的吐司片上挤了满满一层番茄酱,却迟迟没有下口。最后他把凛月的蛋糕放到面前,用叉子切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冰凉顺滑和可可巧克力恰到好处的甜蜜在口腔内蔓延开,朔间零冷静地放下叉子,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凛月还没有起床。
他抱着被子缩成一团,但仍然只乖巧地占据着床的一侧。朔间零坐到床边,再次认真打量起床上躺着的人。
这是如假包换的朔间凛月。不管看多少次,朔间零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虽然很想等凛月醒过来再好好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朔间零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但是约定好的时间快要到了,还是回来之后跟凛月谈谈吧。
朔间零拿起挂在支架上的深色外套,出了门。

咖啡厅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朔间零几乎是推开门踏进店里的一瞬间就感觉被室外的寒风吹得快要冻僵的面部逐渐恢复了知觉。他向点头致意的侍应生回以微笑,四周张望着确认他要等的人是否已经先到了。
“零哥哥,在这边n。”
朔间零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坐在后排靠窗位置的逆先夏目正举起一只手摆了摆。
在朔间零坐下点了一杯咖啡之后,逆先夏目就挑起眉毛,严肃地说道:“虽然我没有资格对零哥哥说教,但是希望还用不惯智能手机的你也要尽量让手机保持开机状态i。”
“唔?吾辈记得昨天并没有把手机关机喏?”朔间零从外套的衣兜里掏出手机,按下开关键却并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放着没管,电量耗尽了吗?”
“零哥哥虽然工作的时候很可靠,但有些时候实在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让人放心不下呢e。”
“kukuku……像吾辈这样的老骨头要融入这样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还是很累人喏。说起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逆先夏目看了一眼朔间零的手机,“零哥哥把手机开机之后大概能收到几十条来电显示和简讯吧a……”他顿了顿,“knights的成员一定都在试图联系你——零哥哥的弟弟,凛月君似乎失踪了e。”
搅拌咖啡的动作渐渐停下,朔间零的脸色变了变,他不可避免地联想起了家里正在睡觉的凛月。他决定再了解一下情况。
“能详细说说吗?现在掌握的情况。”
“昨天下午的时候,收到了小猫咪的简讯n。”逆先夏目说着,翻找着手机上的简讯记录,并放到朔间零面前。“似乎是knights的成员想要联系零哥哥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所以让小猫咪和undead的成员也帮忙联系你了e。
小猫咪大概给宗哥哥他们也发简讯了吧,总之小猫咪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回复她说今天会跟零哥哥见面,会帮忙转告,她好像才稍微放心下来了e♪”
外出工作却突然失踪的凛月,还有半夜出现在自己床上的凛月……果然有哪里很奇怪。朔间零垂下眼睛,决定回家问清楚再想怎么回复。
逆先夏目坐在对面安静地打量了一会朔间零的表情,嘴角扬起一个微笑。
“零哥哥看上去好像已经有头绪了,那我说完要说的事之后就先告辞吧a。”
“huhu~麻烦逆先君转告了喏,knights那边吾辈之后会好好回复的。”

与逆先夏目道别、从咖啡厅出来之后,朔间零没有直接回家。尽管外面很冷,他还是先去了一趟超市。
晚上吃咖喱吧。朔间零在货架上拿起一盒咖喱放进购物车,像是悠闲地散步一般推着车在超市的过道穿过,在转角处拐进另一个分区。
袋装番茄和土豆,番茄汁,炼乳,砂糖,……朔间零数着,直到把购物车填满了小半,才去收银台结账。
朔间家的怪力在购物后把东西拿回家的时候就体现出了它的便利之处——尽管平时外出购物补充冰箱库存都是两人一起的事情,朔间零即便是想要一个人拎完全部东西,朔间凛月也总是不情愿的。

走到家门前的时候,朔间零突然没有来由地感到一阵紧张。
他深吸了一口气,把购物袋放到地上,从衣兜里掏出钥匙。门锁传来喀哒一声的同时,朔间零的心悄悄提到了嗓子眼。
朔间零推开门,家里似乎一切正常。他把购物袋提进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晚饭要吃什么~?”凛月的声音从厨房的方向传过来。
已经起床了吗?朔间零把咖喱和袋装土豆从购物袋里取出来,走到厨房,凛月正穿着围裙在切洋葱。
“吾辈买了咖喱喏。”
“唔嗯……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吃了,那就吃这个吧?”
凛月把左边的刘海用夹子别了上去,抬头看向朔间零的时候,莫名地多了几分俏皮的可爱。
“凛月今天要做饭吗?”
总感觉凛月好像比平时要……温和?朔间零内心纠结地着确切的形容词,想起逆先夏目的话之后,心里又更复杂了几分。
“嗯~兄长该不会是想说什么‘还是让我来做饭吧’之类的吧?”
“凛月有这个兴致的话吾辈还来打扰就是吾辈不对喏,那吾辈就满怀期待地等待着了♪”

朔间零走到客厅,才想起该给手机充电了,于是坐到了插座附近找手机的电源线。
终于从自己的思考中回过神来的朔间零,忽地注意到了沙发上还有一个瘫着的人。浅蓝色的条纹睡衣外套堪堪披在他身上,头顶的呆毛不安分地翘着,从宽大衣袖里伸出的手指揉着惺忪的睡眼。
是凛月吧?
朔间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事实是,他好像见到了两个朔间凛月。
他向厨房的方向瞄了一眼,系着围裙的朔间凛月正在削土豆皮。
……难道还没有睡醒的人是吾辈吗?他不由得握紧了手机。
穿着睡衣的凛月似乎也注意到了朔间零,他慢悠悠地蹭过来,枕着朔间零的大腿满意地闭上眼睛。

第二个凛月是回家之后在厨房发现的。

tbc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