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只产出朔间兄弟相关/狮心投喂亲友
骨科&性转爱好者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不嫌弃的话欢迎来唠嗑

[零凛]很多个凛月与一个兄长(二)

前篇请戳主页
没想到竟然还没写完……我怎么那么多废话要说……
赶着上机前发一下,接下来回去之后专心活动了(
看到最后的小可爱,非常感谢!(鞠躬)
    
     
     
说实话,朔间零现在感到了不安。
即使他已经坐在餐桌前拿着筷子,他的左边坐着凛月,他的右边……坐着凛月。
穿着睡衣的凛月半趴在桌子上,手中的汤匙在碗里搅拌着,把酱汁和米饭拌匀。刘海别上去的凛月捧着碗,向里面的汤吹气。
明明是那么令人高兴,简直是梦一样的场景,朔间零却笑不出来。难道是因为太奢侈了反而不像现实了吗?
“不合胃口吗?”
“不,只是稍微在想一些事喏……”
在想为什么你们可以那么轻松地就接受有两个自己这个设定啊?
像是为了将朔间零从这个尴尬的瞬间拯救出来似的,一阵不大的乐声突然响起,仔细一听就会发现是朔间凛月的声音。
“手机,在响哦。”
穿着睡衣的凛月指了指放在一旁充电的手机,把嘴角沾到的酱汁舔掉。
“啊,忘了还有这件事了。”
因为到家之后又受到了新的冲击结果一下子忘记了还有回复这件事。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朔间零走到沙发旁边,拔掉手机连接的电源线,坐了下来。他回头看了两个凛月一眼,按下手机屏幕上的接听键。
“喂?是朔间先生吗?”
“唔,是的。”
……嗯?不是濑名君他们?
“你有一件快递马上会送到,麻烦你待会门铃响的时候出来签收一下。”
诶,快递?
“好的。……”
电话那头很快就挂断了,通话中断的提示音响了好一会儿,朔间零才把手机从耳边拿开。
吾辈有买过什么东西吗……?难道是凛月出门前买的?
“怎么了兄长?该不会是接到什么诈骗电话了吧?”朔间零背对着他们,所以分不清楚是哪个凛月在开口说话。“像是‘你的儿子被我们绑架了要救他的话就把钱打到这张卡里’什么的~啊不过兄长连女朋友都没有,一听就会知道是骗人的呢~”
“唔…是快递喏。”
“诶——兄长已经学会网上购物了吗?”
“嗯?不是凛月买的东西吗?”
门铃声响起,打断了兄弟的谈话。
“是快递吧?来得好快。”刘海别上去的凛月含着汤匙,看朔间零去开门。
朔间零怀着一种有什么要来了的奇妙预感,打开了家门。
    
门外空无一人,只有一口棺材被摆在门前。
对于朔间零来说,棺材并不是什么陌生事物,他甚至觉得这口棺材有点眼熟。
他试图抬起棺材的一头,发觉棺材沉得诡异,像是里面装着什么。总之先搬进屋里……直觉这么告诉朔间零。
贴心的滑轮设计让朔间零轻松地把棺材拉到了客厅。
“果然是兄长新订制但是忘了的棺材吧?”
“吾辈并没有去订新的喏,之前送去保养的棺材也早就拿回来了……”朔间零支着下巴思考了一会,摸了摸棺材的盖子,触感并不像新完成的棺材,反而像是已经使用了有些年头,但是保养得很好,看得出主人非常爱惜。
明显有主的棺材,是谁寄过来的呢?
神使鬼差般地,他推开了棺材盖。
     
第三个凛月是在快递寄来的棺材里发现的。
    
朔间零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接受这个设定了。
躺在棺材里的凛月闭着眼,不知是出于何种趣味地,一朵鲜艳的红玫瑰被摆放在他交叠于胸前的双手间;他身上装饰着许多缎带蝴蝶结和荷叶边的衣服是朔间零印象很深的一套衣装,正是暗夜万圣节上朔间凛月穿过的演出服。
“是第三个呢。”本来正在吃饭的两个凛月也凑了过来,打量着棺材中的“自己”。
“第三个什么的……”朔间零忍不住道,“怎么听起来感觉还会出现第四个第五个似的喏。”
“这个可说不定诶。”穿着睡衣的凛月眼里的朦胧睡意消散了些,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可爱的狡黠。不过朔间零并没有留意到这个细微的变化,他现在的目光放在了棺材里的凛月身上。
遇到关于朔间凛月的问题,他总是忍不住无微不至又容易变得粗心大意的。关心则乱,即使是过去被当作五奇人的、怪物般的存在的朔间零亦无法免俗。
刘海别上去的凛月趴在棺材边沿,“他醒了。”
    
刚醒来就被三个人围住当珍稀动物观赏的感觉并不令人愉快。棺材里的凛月醒过来后仍然躺着,他眯起眼睛把三个人的轮廓扫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朔间零脸上。他仿佛辨认了好一会儿,才睁大眼睛,从棺材中坐起来,虚放在手间的玫瑰花落到棺材底板。
凛月一把揪过朔间零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他注视着朔间零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红瞳,表情严肃,问了一句话:
“哥哥?”
“嗯?”朔间零一时没反应过来,只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凛月却松开了抓住朔间零衣领的手,继续盯着他看:“……你不是他。”
“……”两个凛月不约而同地望向对方,交换了一个眼神。
“凛月…?”朔间零确实是一头雾水了,又不知从何问起。
“你得负起责任把你弟弟带回来,不然我和他们都回不去。”棺材中的凛月把他的小礼帽扶正,看了看旁边心照不宣的两个凛月。
“……希望汝能从头开始给吾辈说明情况喏。”
“比起这个,我肚子饿了,想先填饱肚子。”穿着万圣衣装的凛月站起来,有些摇晃地把脚伸出棺材踩在地板上。他向餐桌的方向走去,回过头看朔间零,“有血吗?”  
这个语气也好,这个态度也好,这张脸,这副身体,这个灵魂,我都是不会认错的,绝对是『我的』凛月啊。
“现在只有番茄汁喏。”
穿着万圣衣装的凛月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他垂了垂眸,无奈地叹了口气:“到底是多喜欢番茄啊你……拿给我吧。”
朔间零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打开冰箱拿一罐番茄汁的功夫,三个凛月已经都在餐桌旁坐好了——正好各占四方形的餐桌的一角。
“……这是什么容器?”打量着罐装番茄汁的凛月好奇地问道。
“……”朔间零诡异的萌点似乎被戳中了,他再度起身去拿马克杯,“这是易拉罐装。吾辈帮凛月打开吧。”
易拉罐拉环被手指扣住拉开的瞬间发出清脆的响声,朔间零将番茄汁倒进马克杯里,倒了小半杯之后放到穿着万圣衣装的凛月面前。
“请用吧♪”
凛月捧起马克杯端详了一下,才没有顾忌地喝了起来。朔间零这才看清楚他的指甲也像万圣演出时那样涂成了黑色,留意到他那从黑发间露出来的尖耳朵。
“不吃吗?今天的咖喱是我的超水平发挥呢,哼哼~”刘海别上去的凛月叉起一块土豆送入口中。
“虽然也不是讨厌,但是我跟兄长不一样,我对人类的吃食没什么兴趣。”一口气喝光杯里的番茄汁之后,凛月满意地舔舔嘴唇。
当朔间零在心里感叹凛月真是好养的时候,穿着睡衣的凛月递过来振动着发出乐声的手机:“是小濑打过来的呢。”
“……”接过手机,朔间零看着来电显示深吸了一口气,“晚上好喏,濑名君。”
“嗯,汝等那里的情况吾辈已经从逆先君那里听说了。……不过,吾辈这里也遇到了些问题。”
朔间零轻咳一声,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严肃正经些。
“吾辈家里现在有三个凛月。
“…………不,不是,濑名君,吾辈现在很清醒,也不是在跟汝开玩笑。
“吾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起床的时候就发现这样了。
“嗯嗯,knights那边的事就麻烦汝了喏。吾辈也会尽快解决的。回见,濑名君。”
挂掉电话之后,朔间零回过头,三个凛月正齐刷刷地盯着他看。
“虽然说是这么说了,到底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状况,还要凛月跟吾辈解释一下呢。”
    
朔间零把洗干净的碗碟一个个摆放到架子上,拿过毛巾擦干手上的水滴,才在沙发上落座。
三个凛月呈一字排开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与朔间零隔着一张茶几。
先开口的是朔间零见到的第一个凛月。凛月把睡衣外套穿整齐了,本来睡翘了的头发也看得出努力复原过,但仍有一小撮调皮地翘立着,愣是让弟控滤镜十米厚的朔间零看出了乖巧可爱。
“那就从自我介绍开始吧~?我确实是朔间凛月,但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凛月,不是你失踪了的弟弟。我这么说的话,能理解吧?”

tbc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