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存档
仍然是一两年前的随笔……大概是原创
还是存一下吧
     
       
         

他坐在桌前,一手把玩盛茶的杯,一手轻叩桌面。
与所有的赶路人一样,他风尘仆仆,形容憔悴,原本年轻的脸上甚至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看起来像是年老了七八岁。
他与旁人只隔了一桌的距离,却像隔了一条河,隔了一个世界,隔了一个轮回。
偏偏有人打破了这个距离。
“这位兄台,店里没有空桌了,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吗?”
他抬头看了那人一眼,不咸不淡地说:“请便。”
来人笑了笑,将滴着水的油纸伞斜靠在横凳旁,坐了下来。
“小儿,来壶热茶。”一边高声唤着小二,那人一边掏出一方手帕擦脸。
“外面的雨可真大啊。”那人轻声说着,像自说自话,又像抱怨。
凌乱地黏在额前和脸上的湿漉漉的发丝被拨到脑后,像是泥水的秽物被仔细擦去;这才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脸庞来。
他才察觉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他拿起扣在桌面上的另一只茶杯,倒了一杯茶,放到少年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少年也许是真的渴了,又因为来此避雨歇脚的人实在太多,小二久久没有上茶的缘故,少年冲他一抱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茶水入肚,嘴里却残留着一种奇异的芬芳。少年有些惊异地说道:“这茶真香,倒不像平日茶馆里上的茶。”
“这确实不是店家的茶叶,是某一位故人所赠。”
“如此,那我真是沾了兄台的光了。”少年斟酌了会,又问道:“兄台似乎非常挂念这位旧友?”
他握杯的手颤了颤。“是很挂念,这是他留给某的最后一点东西了。”话题一晃,“——不知公子能否把伞给某仔细看看?”
“自然。”少年拾起一旁的油纸伞,递给他。
伞上绘着一枝梅,三五点艳红,米白的底色衬着显得清丽,仿佛还能嗅到红梅的幽香。
“这伞真是别致,公子可是在哪处店家买的?”他静静看了片刻,将伞收起,还给少年,竟像是不忍再看一眼。
少年并未察觉到他表情细微的变化,只接过伞,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这伞也不是在市集的店家买来的,是家母所赠。”
“如此。”他沉吟着,捻了捻衣角,“某从前…也有过这么一把伞。”后半句话他说得很轻,轻得像是风一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嗯?”少年没听清他的话,有些疑惑。
“某是说,天放晴了。”他说道,指了指外面还灰蒙蒙的天。雨停了,不少躲雨的人也准备离开。
少年也准备启程了。
“谢谢兄台的茶。”少年迅速收拾好行装,抱拳向他行了一礼,“我姓唐,名……”
他打断少年的话。“某姓叶。若是有缘,日后定会再见。”他也起身,向少年行礼。
少年倒是没有太计较他不大礼貌的行为,笑了笑,向门口走去。
“江湖浩大,还望珍重。”
他又坐了下来,拿起少年刚刚饮过的茶杯,放到鼻尖下嗅了嗅,又默然放下。茶水里那阵奇异的芬芳还未散去。
他忽地流下两行眼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