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abo,大量私设
ooc不可避免
能看到最后的话非常感谢
*我到底是多喜欢写栗子睡觉……


朔间凛月几乎是逃跑似的从旅店大厅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把房门锁上后,他双腿一软,就背靠着门瘫坐到地上。
朔间凛月有些艰难地喘息着,一边试图脱掉被他抓得已经起皱的外套。汗水洇湿了贴身的衬衫,一种异样的热度从体内扩散出来,朔间凛月甚至不敢用手指去碰自己裸露的皮肤。太烫了,仿佛要灼伤他似的。他觉得脑子里开始晕乎乎的,理智似乎也要随着不正常升高的体温一并融化掉,渐渐浮出水面的是让他感到害怕的近乎疯狂的本能和欲望。
停下来。
朔间凛月颤抖着闭上双眼,低头时汗珠从额头滴落到眼睫上,仿佛一滴泪挂在上面。他把手伸到胯下,紧咬住下唇开始抚慰自己。无法填补的空虚感让朔间凛月有些焦躁,他只好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快停下来。停下来……
一直萦绕在鼻尖的玫瑰香气越发甜腻,浓得快要把朔间凛月整个人包裹住。要到临界点的时候,朔间零的脸突然毫无缘由地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朔间零的手指抚过他的脸颊,指腹按在他的嘴唇上。像是要把朔间零驱赶出去似的,朔间凛月狠狠地一咬下唇,痛觉迅速把他的意识拉了回来,分明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的房间,哪里有什么朔间零的影子呢?掌心传来粘稠而微凉的触感,朔间凛月才如梦初醒,脸上微微发烫。
啊…真是糟透了。明明已经吃过抑制剂了,为什么会突然失效了呢?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朔间凛月躺在床上好一会儿,等到身体从余韵中恢复过来,才开始清理工作。他冲了个澡,头发末梢还湿漉漉地挂着水滴。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打开窗户通风确保信息素的味道都散去,待到一切都做完之后,他又变回原来的朔间凛月了。
朔间凛月一边想着该怎么跟knights的大家糊弄过去自己方才的反常行为,一边推开了房门。前脚还没踏出门外,他就看到了候在门旁边的月永leo。
“王……?”
“凛月。”月永leo神情严肃,伸手把朔间凛月推回房内,自己也进去后又郑重其事地关上房门。
“你是omega吗?”
朔间凛月眼皮跳了跳,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与月永leo对视,沉默着没有说话。月永leo也不逼问,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安静了好一会,朔间凛月耸了耸肩表示让步。
“我记得knights并没有不允许omega加入的规矩吧……?事到如今即使王要说omega不适合knights的工作什么的,我也不会同意的哦。”
“哈?你说什么呢凛月?”听了朔间凛月的话,月永leo突然指着自己笑了起来,“你们的国王大人,我也是omega呀!哈哈哈☆”
“……?”朔间凛月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国王大人似乎很随意地说出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王是omega…?可是……”明明印象中从来没见过发情期的王。knights的成员中有两个alpha,而月永leo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在全队人眼皮底下进入发情期而不被察觉的类型。想到这里,朔间凛月的神色越发奇怪。
“嗯嗯~凛月想问的是这个啊。”月永leo坐到床上,跟一脸怀疑的朔间凛月解释。“我天生对信息素不敏感,发情期好像也比其他人不规律。”
“……这是作弊吧。啊~真羡慕王这种体质啊?”
“说起来,凛月你不要紧吧?”
朔间凛月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看了月永leo一眼,一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表情。“嗯?你指什么?”
“虽然我没有立场管凛月的个人隐私,但是我果然有点放心不下啊~凛月有时候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孩子呢。”
“呼……能不能不要用这种长辈一样的语气跟我说话呢,王?会让我很不愉快。”
“凛月还没被标记吧?身上好像也没有过其他alpha的味道。难道你每个发情期都是靠吃抑制剂和自己吗?”
标记。这个字眼让朔间凛月反射性地眉毛一皱。他其实有点不太愿意讨论这个话题,但他深知月永leo是出于队友以及朋友的关心,所以也不打算直接把月永leo赶出去。
“alpha什么的,就算没有也没多大影响吧?反正每次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尽量避开小濑和小朱~一个人待着的话也不是不能忍过去。再说了,我可是吸血鬼呢,要比王想象中的坚强哦。”他话锋一转,把话题抛回月永leo身上。“王才是,竟然一直瞒着我们,刚刚真是被你吓一跳。”
“啊哈哈哈☆因为我除了确定性别时候的第一次,几乎还没经历过发情期呢,不说也没什么关系吧。”
“啊啊~果然真令人羡慕啊,王的体质。”
月永leo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说起来,我刚刚在招待处看到了零呢~不过他看起来跟我记忆中的零变了好多,不是他主动打招呼我都要差点认不出他了。看来在我不在的时候,也发生了很多事啊哈哈哈!”
朔间零。这个名字蹦进耳朵之后,朔间凛月不可避免地想起刚才尴尬的回忆,脸色瞬间阴沉了几分。
“哦——是吗?我跟那个人不熟,他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诶?零明明是凛月的哥哥对吧?刚刚零也问起凛月了呢~”
“呜哇……他好烦啊。我不想跟他扯上关系。”朔间凛月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耐烦地撅起了嘴。
“真是的,之后说不定会跟他合作呢,凛月也不能太任性啊~”
“哈?绝~对不要——”

待到太阳完全下山,夜幕降临的时候,朔间凛月的心情总算稍微愉快起来。 发情期期间使他对摄入食物的需求更低了,knights的大家吃晚饭时,他借口想要睡觉回到了房间,转头就逛到了旅店外。
旅店位于小镇的中心地带,入夜了周围也一片热闹。朔间凛月不是很喜欢人声喧哗的感觉,便往小镇的边缘方向闲逛去。
要是能找到一个安静又舒服的地方躺一会就好了。朔间凛月这样想着,渐渐地走远了。
走了一段路之后,四周已经变得安静起来,人声和热闹似乎已经离他而去,耳侧拂过的微凉晚风也让他感到愉快。突然,附近草丛间几点若隐若现的光吸引了朔间凛月的注意。他朝着光亮慢慢走过去,看见了夜空中起舞的萤火虫,而他面前的不远处,是小镇里的湖。湖水在夜色的浸染下显得深不见底,映照着银色月光的湖面被晚风吹开一阵阵涟漪。
“凛月?”
声音从朔间凛月身后传来,音量明明不大却仿佛一道雷炸在他耳边。
朔间凛月下意识地回过头,望见了那张悄悄潜入他梦境的脸。
“看来吾辈的直觉有时候还是很准确的喏。凛月也是闲逛到此处的吗?”
是朔间零。朔间凛月看着兄长的脸,似乎很久未曾见过般令人怀念,又似乎熟悉得让人生厌。他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才接过话。“不要随便跟我搭讪啊。我认识你吗?”说着,朔间凛月便要离开,径直从朔间零身旁走过。
“等等。”比言语更快的是身体的动作,朔间零抓住朔间凛月的手腕,“凛月,汝……”
“别碰我!”朔间凛月像是触电一般差点跳起来,想要甩开朔间零的手,却被抓得更紧。
又来了。那种奇怪的热度又席卷而上,让朔间凛月不由得心焦起来。仅仅是一瞬间,他的鼻尖已经冒出了细汗,唇舌也变得干燥。
“放手。”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双腿发软的感觉让他快要站不稳。太熟悉了,这种感觉。明明已经习以为常,此刻朔间凛月却由衷地惧怕起这种感觉的来临。
好热。但是朔间零的手像冰块一样凉,被他握住的地方异常的舒服,甚至让人怀恋。朔间凛月闻到了属于自身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有越来越浓的迹象。
来不及了,要马上离开。
“凛月,你发情了。”
朔间零的声音依然很平静,陈述着让朔间凛月窘迫的事实。
“…你以为是因为谁啊?”朔间凛月可以听见自己的牙齿磕磕碰碰颤抖着发出的声音。偏偏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不堪的样子,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这个玩笑实在是一点都不好笑。
在支撑不住坐倒在地上之前,朔间凛月落入了一个怀抱。他本能地闭上眼睛,抿紧了嘴唇。熟悉的信息素味道包裹住他,又不至于让他透不过气。接着朔间零的吻落在他的眼睑,他的脸颊,停在他的唇边。
朔间零一边咬着朔间凛月的耳廓一边念着凛月,手指解开朔间凛月脖颈到胸前的衣服纽扣。比之前任何一个发情期都要夸张的高热令朔间凛月快要融化了,他难耐地在朔间零怀里动起来。
“别叫了……帮我。”最后两个字说得极轻,如果不是现下四周足够安静,两人以足够亲密的姿态依偎在一起,朔间零几乎就要错过了。
朔间凛月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性别能给他带来什么困扰,也不曾埋怨过自己的性别。只有这一刻,当他像只发情的猫窝在朔间零怀里的时候,他会忍不住想为什么自己是个omega。如果自己也是alpha,就算是跟常人无异的beta……也比现在的情况好得多。
温热湿滑的柔软覆上后颈敏感的腺体,朔间凛月差点下意识地要给朔间零一拳。牙齿刺破腺体带来疼痛感的同时也带来片刻的平静,朔间凛月感觉到体内的燥热被稍微压下来。
朔间零抬起朔间凛月的脸,拨开他的刘海,用手背替他擦掉渗出的汗珠。事实上朔间零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作为一个正常的alpha,心仪的处于发情期的omega就坐在他的怀里,要说一点想法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但这个人偏偏是朔间凛月。朔间零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朔间凛月说不定又要躲上自己个好几年。虽然四年对于长生的吸血鬼来说实在算不上漫长的等待,但拥有了人类的心的吸血鬼却还是会被名为思念的感情困扰。
这样就好了。朔间零心想。让我再贪心一点吧。他闭上眼,吻了朔间凛月被咬得有些红肿的嘴唇。朔间凛月猛地睁开眼看他时,相贴的唇已经分开了。
朔间零抱住朔间凛月的手收紧了些,将朔间凛月固定在他的怀抱里。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朔间凛月已经逐渐回复到常态,他放松下来,柔软的黑发蹭在朔间零胸前,眯起眼睛似乎就要入睡。
“凛月?”朔间零忍不住轻声唤了一声。
“嗯。”朔间凛月调整成自己觉得舒适的角度,就要闭眼睡觉了。他拉了拉朔间零的衣领,仿佛睡前拉掉床头的夜灯。“晚安。”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