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点❤️狂魔 墙头众多 三分钟热度 是个颜狗 骨科爱好者 偶尔写自己想写的

*双性转,注意避雷
    
       
         
       
有一把火点燃了朔间凛月,静悄悄而又轰轰烈烈。火焰在隐藏于冰冷皮肤下的青蓝血管里流动,顺着血液将她从头到脚灼烧一遍。而同样冰凉的、属于朔间零的手指抑制着那把火在躯体里蔓延,却又让朔间凛月心尖上的火愈烧愈烈。
她那样贪婪地注视着朔间零,忽地眼角滑下一滴泪来。像是无法直视太阳的人眼,终会被过分耀眼的事物所灼伤。而朔间零的眼睛是两轮危险的赤月,注视太久便会让人狂乱。
那双形状姣好的、又似刀片般锋利的薄唇轻轻地一张一合,吐出裹着蜜糖的字句。她总是那么高高在上,又近在咫尺,像是伸手便可挽下来的星辰。她一边低声呼唤着凛月,一边替妹妹揩去眼角的泪痕。凛月伸手环住零的后背,将动了情的神祗拖入凡间。
她是我的。不是什么其他人,此时此刻的她是只属于我的,被我独占的朔间零。
她少见而大胆地直呼了长姊的名字。
零。凛月说。她的嗓音总是甜蜜又慵懒,音量不高,短促的一个音节,青年人的羞涩和小心翼翼都融化其中。
嗯。零的亲吻代替回答落在凛月脸上,轻盈的、温柔的,让沸腾涌动的血液熨帖下来,是神明的恩赐。
凛月像是窥见了什么,全然抛却方才一时冲动后仅剩的羞涩,变着调子喊起了零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零。
嗯,我在。
她抚过妹妹的脸颊,爱怜地吻上颜色鲜嫩的唇,触感如同早春的樱。
凛月扣住零压在床单上的手,与她十指相交。温热的吐息洒在凛月颈边,零在凛月的肩膀处留下一圈牙印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