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狮心双性转,注意避雷
依旧是投喂我家笑笑的,她看过就不艾特了(
        
           
                

              
濑名泉醉了。她合了双眼趴在桌上,手还扶着喝了小半罐的气泡酒。她是喝醉以后也很安静的类型,呼吸是滚烫的,睫毛不安地颤动,半长银发垂在脑后。
sena。月永leo靠到濑名泉肩上,一条手臂搭过白皙的脖颈。濑名泉没有应她,仍兀自闭眼。于是她又唤了一声,sena。月永leo吐出的气息温热,悉数落在濑名泉耳侧颈边。她也有些醉了,翠色瞳里雾霭朦胧,双颊泛红。她那样亲密地蹭濑名泉的脸,像是偷饮了酒的猫儿。
泉。月永leo本来嘟囔着sena,濑名泉的名字却忽地溜了出来。她先是一愣,又觉得新鲜,便又喊了一次。
i、zu、mi。吐出音节的时候,月永leo忍不住笑起来,女孩子生得过分凌厉的眉眼线条也随之变得柔软,本就浮上绯色的脸又快乐地升温几分。
濑名泉不知什么时候睁了眼,或许是醉酒的缘故,平日总是一副不高兴表情的她缓和了脸色,手指捏住月永leo正在乱蹭的下巴,朝着粉色的嘴唇吻了上去。说是吻,其实仅仅是唇瓣短暂地碰了一下,又马上分开,月永leo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结束了。
吵死了,笨蛋国王。
道出抱怨话语的薄唇在橙黄灯光下泛着水渍亮晶晶的光泽,在月永leo眼中仿佛一颗透亮的水果糖,此刻正散发着甜美诱人的味道。她不禁凑过去,衔住蜜色的水果糖赏味一番,触感柔软而有弹性,滋味是预料之内的甜蜜。濑名泉的唇齿间还残留着淡淡的酒味,月永leo并不介意自己再醉些,于是蛮横又认真地扫荡了一遍。
银线在各自的嘴角断裂时,两人都在喘气。月永leo解开单边马尾的发带,橙色发丝散落下来,随意地搭在有些瘦削的肩头上。
sena,我好开心。她这样笑着说,双手勾住濑名泉的颈子。好开心啊,就像在做梦一样。但是梦里不会有这样真实的触感,不会有这样烫人的体温,更不会有这样炽热跳动的心。
呐,sena,跟我说句话吧,用嘴说出来吧,不要全都装在心里。因为我是个天才也是个笨蛋。如果你也觉得很高兴,就大声地说出来吧!不说出来的话,笨蛋可是会搞不懂的。我这样做的话,sena会开心吗?
上一刻还在喋喋不休的那张嘴又主动贴了过来,濑名泉环住面对面跪坐在自己怀里的少女的腰肢,发觉月永leo身上实在是没什么多余的肉,虽然该有肉的地方也是一马平川。脱掉外套之后,濑名泉其实穿得异常单薄。她一只手扶上月永leo的肩膀,手指划过月永leo颈后的一块藏青色纹身——西洋棋中knight的棋子图案——濑名泉颈后也有一个相同的纹身。月永leo有些兴奋,突然朝濑名泉裸露的肩膀咬去,惹得濑名泉一声咋舌。
啊真是的!你怎么总是喜欢突然咬人?你是小狗吗?我可不记得有把王教成这样的孩子啊?
疼痛使濑名泉酒醒了些,她眉毛挑起,瞪视着毫无悔改之意的月永leo。
哼哼~sena明明也很喜欢吧?每次都会兴奋起来呢,真是个不坦率的傲娇啊☆
笑嘻嘻地抱紧了濑名泉,月永leo低头埋在濑名泉胸前。濑名泉向来注重形象打扮,身上总散发淡淡的香气。温香软玉满怀,月永leo赖着不肯起来了。
喂,快起来。
濑名泉作势推了推月永leo的肩膀,却换来月永leo收得更紧的拥抱。月永leo发出喵咪撒娇一般的声音,头发在濑名泉身上蹭得有些凌乱。
不嘛~sena身上好香啊。新换的沐浴露是橘子味吗?
啊啊,是。
月永leo隔着单薄的衣裳和软软的皮肉,虔诚地亲吻了濑名泉的心脏。那颗心脏登时跳得快了些,像是回应她橘子味的吻。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