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零凛]一夜的玫瑰 续

一夜的玫瑰 的后续
很久之前的文了,不看应该也不影响阅读(大概)
4000多字的流水账,大量私设,ooc有
如果觉得有bug不要怀疑,那就是bug(。
能耐心阅读到最后的话,非常感谢
      
      
   
朔间凛月久违地做梦了。
    
月光像是铺满窗台的洁白花瓣,给正坐在上面的年轻男人抹上一层半透明的纱。朔间凛月抬起沉重眼皮,只觉世界一片朦胧。脚步声由远而近,他费尽力气转动眼珠,一抹艳红烙进他眼底。
你是谁?
朔间凛月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问道。
没有得到答复。男人走到床边,折下身段,将别在胸前的红玫瑰轻轻放到朔间凛月枕边。微笑着的男人像是张嘴说了句什么话,朔间凛月却没有听清。
他费力地盯着那赤红双目,在意识彻底被睡意摧毁之前终于想起曾在哪里见过这双眼。
“晚安,凛月。”
这四个字如同一句蕴含魔力的咒语。朔间凛月心有不甘,沉沉睡去,再没做第二个梦。
    
朔间凛月在正午前醒来。他的房间向来不见天日,窗边挂着厚重窗帘,里间甚至连照明用的灯饰都没有。他恍惚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眼角余光瞥见枕头边上有什么东西,便随意伸手拈起来,没想到冷不防地被刺破了手指。血液缓缓地从伤口处流出,朔间凛月清醒过来,才发现了玫瑰枝蔓上的刺。他含住被刺破的手指,用另一只手小心地拿起那枝玫瑰花。花苞完整,尚未盛开,花瓣上甚至有露水滚落,仿佛新鲜摘下来的花。
……好像在很久以前的一天,也像这样在醒来之后发现枕边的玫瑰花。
朔间凛月默然地盯着面前的花朵,无意识地用嘴唇碰了碰圆润饱满的花苞。花瓣如同他记忆中的那般柔软,美妙触感让一觉醒来后有些干燥的嘴唇越发渴水,朔间凛月才走下床来,去拿书桌上的水杯。
他很快把玻璃茶壶里剩的小半壶水都灌进了喉咙,干渴感仍然挥之不去。于是他摇动床头的铃铛,趴在床边百无聊赖。门外很快响起了脚步声,红发少年一脸紧张地敲了敲门便推门进来,立刻瞧见摇响铃铛求救的朔间凛月正趴在床边朝他招手,简直叫他看不出来朔间凛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来得真快啊小~朱,表扬你哦。”
“……我希望凛月前辈是真的有什么紧急情况需要我帮忙才摇动铃铛的。”
“嗯嗯,有的哦~紧急情况。”朔间凛月伸了个懒腰,拿起空空如也的玻璃杯晃了晃,“因为刚起床的缘故,把水全都喝光了,但我现在还是好渴,希望小~朱能帮我拿点清凉爽口的饮料过来~”
“司不是跑腿的!前辈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好记住这点!”
留下这句话的朱樱司气鼓鼓地转身离去,朔间凛月笑眯眯地朝他的身影摆手。
再次进入房间的时候,朱樱司手中多了个托盘。除了熟悉的牛奶和切成小块的三明治,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只窄口花瓶。
“啊——我应该只要了饮料吧?”
朔间凛月坐到书桌旁,右手撑在桌上托着下巴,表情有些郁闷。
“就算不想吃也要多少吃一点啊。”朱樱司担忧地看向朔间凛月,“虽然我不了解凛月前辈的状况,但是其他前辈们都要看不下去了。一直不进食的话,身体会出问题吧?”
“好、好~”朔间凛月应着,指了指那个花瓶,转移话题道,“那这个,是拿过来干什么的?”
“嗯?这朵花不要养起来吗?”
视线顺着朱樱司的手指落到床上的玫瑰花,朔间凛月眨眨眼,脸上表情快活了些。
“那就养起来吧。谢谢小~朱了。”
        
小~朱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啊。朔间凛月想道,把玫瑰花插进已经盛了水的花瓶中。不过自己的房间里根本见不到阳光,用不着多久就会枯萎吧。大概是见不到你开花了。
至于朱樱司拿过来的三明治,朔间凛月仍然一口没动。心里明白这是队友的好意,但光是闻到食物散发出来的香气,都令他觉得反胃。从独自离开家里、跟着knights一起行动的两年来,朔间凛月越来越无法抑制自己对于食物的厌恶。即使不进食,身体也不会感到不适,至多会变得有些虚弱。朔间凛月眼皮跳了跳,下意识地捂住嘴巴,心里涌上一阵强烈的想要呕吐的冲动。
这太奇怪了。就像是怪物一样。
他躺回床上,那朵玫瑰却像昏暗房间内的一束火焰,晃着他的眼。不过比起日光,朔间凛月并不排斥人造光源和火光。小时候他只觉得白天难耐,在夜里格外精神。然而随着年岁增长,朔间凛月除了作息接近颠倒日夜,也越发厌恶起阳光,近年甚至到了在阳光直接照射下超过一定时间就会晕倒的地步。他困惑不解,也感到了恐惧。为什么自己会跟其他人不一样呢?
空荡荡的胃袋里在渴望什么?腐烂了的、香甜的气味……他缩成一团,蓦然回想起小时候的梦境。是血啊。他渴望的,是人体内汩汩流动的、温热的血液。
忘掉吧,凛月。
梦中的黑发青年的面容和话语一同浮现在朔间凛月面前。既然要别人忘掉,就不要又自顾自地闯进别人的梦里,不要又留下玫瑰花啊?装模作样的骗子。一滴泪悄悄地从他因为痛苦而闭起的眼眸流出,滑进黑发里。
     
      
用于遮光的幕布随着行进中的马车上下翻飞,由于尚未日落所以还有些病恹恹的朔间凛月靠在窗边,不时跟队友们说笑几句。
突然,他感受到一束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朔间凛月下意识地转过头朝窗外看去,却撞进一双血红的眼眸。那是一双让他感到很熟悉的眼睛,他敢肯定他们曾见过,尽管他们的对视只有一瞬间。
马车仍在向前行进,而那双眼睛的主人——一个非常年轻的黑发男人,可他的双眼却要比他的外表苍老许多——也很快收回目光,似乎只是不经意的一眼。
“停车!”
这几乎是濑名泉印象中第一次听到朔间凛月喊叫。正在驾车的他愣了愣,还是猛地拉紧了缰绳。马车刚停下来,就见朔间凛月跳下马车,往回跑去。
“喂,小熊!你要去哪?!——”
车上的knights成员也是第一次见到除了任务以外那么活蹦乱跳的朔间凛月,都有些傻眼。简单决定后,濑名泉跟朱樱司去追朔间凛月,而月永leo和鸣上岚留在马车上等待。
“啊哈哈!真是被凛月吓到了,我还是第一次见那么有精神的凛月呢!”
“嗯~小凛月最近状态还挺不好的,这算是反常吧?现在太阳还没下山,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说起来,刚刚sena他们跟过去的时候,有拿伞吧?”
“哎呀!”鸣上岚伸手往座位底下摸了摸,果不其然地掏出了一把黑色遮阳伞。“……好像,没有呢。”
希望小凛月不要被抬着回来。鸣上岚在心里默念。
     
    
“久等了,零哥哥e。”
红发魔法使从一家店铺里出来,手中提着一个布袋。被路边摊吸引了目光而驻足的吸血鬼看了他一眼,露出微笑跟他招手道:“呼呼~逆先君,汝看这个~”
逆先夏目凑过去看了看:“嗯n~这个,是糖画吧a?做得还挺精致的e。”他立刻又补上一句,“不过,买回去的话,宗哥哥说不定又会对零哥哥的品味说教一番呢e。”逆先夏目仿佛已经可以看见斋宫宗抱着臂批评零又外出带回一堆不够美感的人类小玩意儿的情景。
“哦呀哦呀,汝看,这个鱼造型的,深海君会喜欢吧♪”
零这话的意思就是要买了。偶尔他会难得表现出与平时以老人家自居的成熟稳重所不同的一面,活过漫长时间的吸血鬼对人类以及生活还抱有兴趣的可爱一面。
“逆先君有想要的吗?爷爷可以一起买给汝喏。”
“那我就不拂零哥哥的好意了e。嗯…我就要这个吧a♪”逆先夏目挑了一会,拿起一个猫咪造型的糖画。
准备付账的时候,零却突然站着不动了。他的视线聚焦在一朵糖画玫瑰花上,花瓣线条勾画细致,颜色澄黄宛如沉淀了黄昏的水晶。逆先夏目看出了他的异常,问道:“这朵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a?”
“不。呼呼~……只是想起了什么事。”吸血鬼眼眸微眯,似乎在他那积满厚重灰尘与典籍的记忆书架中偶然翻到了什么快乐回忆。
“哦——不买下来吗a?”
零伸手拿下了那朵玫瑰。
      
     
好痛苦。全身像是在被火烧一样。尽管黄昏时阳光已经远远没有正午时猛烈,仍然让朔间凛月叫苦不堪。苍白脸色因奔跑和阳光染上病态的粉红,他的脚步越来越慢,却始终不肯停下。
要是错过了,说不定之后都不会再见到了——二度闯进他的生命里、像是梦境般昙花一现的青年。这是朔间凛月第一次离梦那么近。
在快要撑到极限之前,朔间凛月终于在路人中发现了要找的人。青年身材高挑,背影挺拔,气质很容易与周围人区分开来。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跑了过去。
“等等!你——”
肩膀被一只手搭上的瞬间,零下意识地回过头。
四目相对,两人都愣在原地。
朔间凛月喘着气,心跳声砰砰直响,他几乎暂时忘却了由于接受日照而带来的强烈晕眩感。
零先反应过来,神色很快由刹那的讶异恢复如常。
“初次见面的孩子,找吾辈有什么事喏?”
“你……到底是谁?”
朔间凛月声音沙哑,说话时仍止不住喘气,汗滴从他有些瘦削的下巴滑落。他的这副模样落入零眼中,让零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
“呼呼~在询问别人面前,先自报家门是礼节呢。”
“我们见过吧。你要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
倔强的、美丽的、夺目的红宝石。被这双眼睛注视着的零,一种等待已久的宿命终于到来的尘埃落定感随之而来。
“凛月前辈!”
终于追上来的濑名泉和朱樱司出现在朔间凛月身后。还未回头,一丝愧疚先在朔间凛月眼底滑过。这点微小的神色变化自然也被吸血鬼收进眼里,于是摆出的笑容柔软地加深了几分,不知道是在以什么立场欣慰些什么。
“突然跑出来很抱歉,但是这是我自己的事,希望小~濑和小~朱不要阻拦我。回去以后会好好给你们说明的。”
“啊啊,我知道了。既然知道自己这样很任性,那你也稍微考虑一下自己的状况吧,不要再给我们增加额外的麻烦啊小熊?”
濑名泉眺望迟迟不肯沉到地平线以下的太阳,又看向有气无力的朔间凛月,心下感到不妙。
       
“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已经不是随便哄哄就能打发的小孩子了!”
汗水像是眼泪一样沾湿了他的脸庞。朔间凛月将别在胸前的玫瑰一把扯下,伸到零面前。
“你的话就像一个诅咒…………已经变成了你所说的『魔物』的我……
“你真的是跟我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吗?”
朔间凛月的话是零的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吸血鬼的心脏久违地因痛苦和悲伤而揪紧,他的脸色也沉下去,却依然狠心地保持折磨人的沉默。
从爱意萌芽破土而出的瞬间,诅咒便连同爱一并扎根于血脉之中。爱本身就是诅咒。他可以对全部人类心怀爱意,却唯独对朔间凛月的灵魂的这份爱独一无二。他再也无法只当一个冷眼旁观的过客,无法不带半点私情地只是观察记录而不参与所爱之人的人生。从朔间零忍不住在朔间凛月面前现身的那个夜晚开始,就注定他无法置身事外。
     
等待过程中似乎终于支撑不住,朔间凛月突然向后一步,直直倒了下去。
朔间零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伸出手:“凛月!”
在一片神色慌乱中,朔间凛月脸色苍白,他手脚冰凉,呼吸都微弱,却勉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得意地笑了。
他说:“我们不是初次见面吗?『哥哥』。”
“…………”
朔间零不知道该先惊喜好还是惊吓好,半晌哑口无言,感觉自己真是老来栽了,竟然被摆了一道。不过朔间凛月接触阳光会不适是事实,朔间零清楚这是骗不了人的。因为他怀里的人正在不住发抖,皮肤冰凉却泛上一层诡异的粉色,包括刚才说话时的声音也是颤抖的。
“喂,我说,先把小熊送去室内吧?”濑名泉忍不住出口打断沉默。“真是超~烦人,明明都说了不要给我们添麻烦了。”
“呼呼~吾辈的弟弟有时候是会很任性呢。多谢汝等关照喏♪”
朔间凛月很想吐槽一句为什么你角色进入得那么快,但他头晕得快要再次晕过去了,身上的灼烧感也丝毫没有减缓,喉咙也开始火烧火燎的难受。但他清楚地感觉到心是快乐的。
      
在朔间零和濑名泉的搀扶下,朔间凛月躲进了路边一家咖啡店。在企图躺在店里的座椅上被拒绝之后,他倚着朔间零的肩,咬着吸管啜饮朔间零帮忙拿着的冷饮。
坐在对面的朱樱司面前放了一杯红茶,他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两人,说:“这样一看,凛月前辈跟您长得真的很像呢。”
“啊~是吗。”恢复了点精神的朔间凛月应道。
“是啊,凛月是吾辈唯一的弟弟喏。”
“是啊~是十几年来都没见过面的兄长呢。”
“凛月……”
朔间零正在想如何回答,被突然响起的逆先夏目的声音打断了:“终于找到你了零哥哥e。希望您能反省一下,不打招呼就走开,我会困扰的e。”
“抱歉逆先君。是有特殊情况,没来得及告诉汝,原谅老爷爷的一时疏漏吧。”
逆先夏目坐到朔间零旁边的空位上。“这个e。零哥哥要拿回去吗a?还是说现在就吃掉o。”
朔间零才发现逆先夏目手中还拿着他刚刚买的糖画玫瑰花。他接过那朵玫瑰,看向朔间凛月的眼睛,发现朔间凛月也正望着他,展开手心露出那朵原来别在前胸的红玫瑰。
     
“呐,兄长。”
“……?”
“谢谢你的花。”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