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点❤️狂魔 墙头众多 三分钟热度 是个颜狗 骨科爱好者 偶尔写自己想写的

*凛月单方面先天性转,注意避雷
有性暗示的兄妹向段子,大概是r15(
第一人称
随手摸鱼,自我满足
       
   
    
   
   
     
穿着睡衣的凛月真的十分可爱。她已经把头发放下来,身上是新换的沐浴露的玫瑰味。从约定打破以来,这大概是凛月第一次主动进吾辈的房间。她先是习惯性地抱怨了一句房间里一股霉味,但还是关上门坐到了吾辈身旁。她低着头,一语不发。吾辈亦一时之间想不到要聊什么话题,只好看向凛月。白皙而线条优美的脖颈被她垂下的黑发遮了大半,锁骨也被睡衣衣领的蕾丝边包裹起来。或许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她的侧脸还泛着粉色,发梢和皮肤带着水汽,不管怎么看都让吾辈觉得乖巧得不行。
“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凛月突然回头,细长眉毛挑起,樱色的嘴唇可爱地撅成へ字形。
“……只是在想,似乎很久没有这般与凛月独处了喏。”
“啊~是呢。”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凛月的呼吸声,吾辈的心跳声,甚至还有电灯微弱的电流声,都在耳边清晰可闻。
“呐。”凛月再次别过脸去,却拉住了吾辈的衣角。“今天,虽然已经说过一遍了——谢谢你,哥哥。”
正如凛月所言,这是吾辈在这个短短的夜晚里第二次听到这久违的称谓。今宵本就是如梦般快乐的时光,倘若再贪心地要求多一点,大抵亦不会被责怪吧?
现在在吾辈面前的,是如此温顺的、对吾辈收起锐利锋芒的、惹人怜爱的妹妹啊。吾辈的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亲吻了凛月的前额。
“要接吻吗?”
凛月的脸色更红了些,一边移开了目光。她在害羞。这般纯情又坦率的提问让吾辈心跳加速,吾辈亦不禁别过了脸。
凛月先主动拥抱了吾辈。她稍微昂起头,吾辈便很轻易地吻到了她的嘴唇。她接吻时总是习惯性地闭上眼睛,长而卷翘的睫毛就在吾辈面前轻颤。吾辈伸手回抱她,相比起来作为女孩子的凛月实在是身材娇小,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把她圈进怀里。
舌头划过凛月柔软的口腔时,吾辈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甜味。凛月吃了糖,大概是月永在她睡着时放进她衣袋里的。软舌相互纠缠,攫取着对双方来说都为数不多的空气。凛月的呼吸先急促起来,她环住吾辈脖子的手扯了扯吾辈的发尾,示意吾辈放开她。吾辈捏着凛月的下巴,结束了这个久违的亲吻,还没来得及咽下的透明唾液便顺着她的嘴角滴下。洗发水与沐浴露的香味从凛月的颈窝处飘出,混着女孩子的体香悄悄钻进吾辈的鼻子。吾辈忍不住把头搁到她的肩上,隔着柔顺而手感极佳的黑发亲吻她的耳廓。凛月像是吓了一跳,埋怨般地用了点力捏吾辈的脸,表情也变得有些气鼓鼓的。吾辈抓过她调皮作乱的手指,轻咬她的指尖。凛月的指甲一直修剪整齐,漂亮而圆润,泛着半透明的粉色,如同饱满可爱的石榴籽。
凛月很快将手缩回去,转而双手扶住吾辈的肩膀,压着吾辈想要向后仰去。吾辈由着她的动作,仰面倒在床上。凛月顺势伏在吾辈身上,宽松的睡衣衣领垂下时,隐约可见少女胸脯的曲线。吾辈不禁有些难为情,下意识地要把视线移开。凛月却不以为意,伸手解开了一排睡衣纽扣,露出里面毫无遮挡的柔软肌肤。在吾辈鼻尖徘徊不散的玫瑰香气似乎又浓烈了些。散发着温暖体温的少女躯体丝毫不顾忌地压到吾辈身上。甚至不需要触碰就能清楚感知到弧度有多么曼妙的两团软肉,正隔着一层单薄睡衣紧贴着吾辈的胸膛。凛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睡裤也褪下了,两条光洁的腿不安地乱蹭着。
宝石一般闪烁着光芒的赤色双瞳正盯着吾辈,她的粉色嘴唇微张,轻轻吐出令吾辈无法抗拒的话语:
“哥哥,抱抱我。”
不妙。相当不妙。
太阳穴同我的心跳一起鼓动着,意识到心底渴望的我闭上了眼,祈愿着这个梦一般的夜晚不要太快结束。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