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随机掉落朔间兄弟及奇人相关摸鱼,骨科不拆可逆/
剑三半出坑,深爱丐藏丐仍没毕业

一个段子

好饿,自己产的不好吃呜……
  
 
叫花子坐在路边,闭着眼像是在打盹。前面放了一个崩了角的破碗,里面是空的。
正午的太阳辣得很,路上的行人都汗流浃背,叫花子赤裸着的上身却看不到一滴汗。
伴随着硬物撞击瓷碗的清脆声响,一块玉佩落入破碗中,滴溜溜地打着转。叫花子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位小兄弟,我想问个路。”
一个黄衫公子牵着马停在叫花子面前。
“小公子怎么知道我年纪比你小呢?”
叫花子的声音低沉又慵懒。
黄衫公子笑了笑,蹲下来平视眼前的叫花子。
“是在下失言了。那,这位兄台能否替我指个路呢?”
叫花子睁了眼,看清了面前人的长相。眉如远山,一双眼睛春水般漾着光,五官带着烟雨江南的秀气;一身明黄衣衫,腰间佩剑,活像是哪户大户人家偷跑出来的少爷。
“那小公子想去哪儿呢?”
“我想去那条你愿意跟我一起走的路。”
叫花子拎起碗里的玉佩,噗嗤一声笑了。
“小公子这买卖可做得不是太厚道啊。”
“那再加一个我,和你的心呢?”
黄衫公子一直盯着叫花子的眼睛看,语气很诚恳。
“乐乐,跟我回去吧。我想你了。”
叫花子却闭上眼,不去看他。
“你亲我一口。”
“……现在?不太好吧,大庭广众的。”
“哦,看来小公子的诚意也——”
叫花子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感觉到脸上温温热热的,有人烙下一个吻。
接着耳边传来熟悉的低语声,带着些无奈和抱怨:“丢人就丢人吧,大不了以后我不来这了。”
叫花子把自己凑过来的小公子揽进怀里,贴着他的耳廓说:“小公子现在还想去哪啊?”
“回家。”
叫花子低头在小公子脸上啄了一下,白玉般的脸染上了一层粉。
“走吧,去哪都行。”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