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点❤️狂魔 墙头众多 三分钟热度 是个颜狗 骨科爱好者 偶尔写自己想写的

[零凛]不怎么轻松快乐的同居生活(1)

如题,我实在不会起标题请救救我(痛苦
虽然写了(1),但应该不会写太长(不然会坑)
自我满足的产物,ooc有
   
     
    
     
朔间凛月从一片昏暗中醒来。
世界对他而言仿佛无风无光无梦的密室,他兀自睁开眼,五指伸向无边的黑夜。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稍大而温暖的手掌将他冰凉瘦削的手指纳进拥抱。接着,有一个声音唤了他的名字:“凛月。”
映入眼帘的是灰白天花板和吊灯。朔间凛月费力地转动眼珠,才勉强看清床边握住他手的人的容貌。一张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熟悉,绝无可能认错的脸,此刻那人眉目间的担忧正因朔间凛月的苏醒而褪去。
啊。终于又回来了。朔间凛月如释重负,又不无嘲讽地想。
“凛月,要喝水吗?”
朔间零——他躲了将近两年的亲生哥哥——像是松了一口气,却将朔间凛月的手握紧了些。好像只要稍不留神,他那正躺在床上刚刚醒来的、虚弱的弟弟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朔间凛月还有点头晕,入耳的说话声也忽远忽近的模糊,他摇摇头,又点头。
朔间零便轻手轻脚将他扶起,在他背后垫了个软枕头。深色棉质睡衣包裹下的躯体似乎比上次见面时更瘦削了些,朔间零简直要合理怀疑他的弟弟在分别的时间里依然没有任何进步地不好好用餐。
插着吸管的水杯被递到嘴边,朔间凛月便咬住吸管啜了几口。他每次都把吸管的一端咬得弯曲,还要磨牙似的留下齿印。温水湿润了他干燥得有些起皮的嘴唇,喉咙的烧灼感也得到了短暂的压制。撇去身上那些看着可怖,其实没那么严重的伤口不提,朔间凛月感觉好多了。
“身上还有其他地方不舒服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想睡觉。”
朔间凛月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表达他想要继续不醒来的愿望。朔间零对此并不意外,但他没有马上接话或离开,因为他看出来了他的弟弟还有下一句话要说。
我是来杀你的。
这句话已经到了嘴边,只要朔间凛月张张嘴,便能轻而易举地抛出来。但他犹豫了。于是这句话滑到他向来灵巧的舌尖,堪堪打了个转,又和着口腔里涌起的血 腥味咽了回去。只有在面对朔间零的时候,策略家总是可以那么轻易地就把自己的冷静撕下,露出脆弱而幼稚的一面来。
可朔间零正望着他的眼睛。那双狭长而颜色鲜红的眼瞳,浪潮底下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光是与之对视就似乎会花光所有力气。朔间凛月一瞬间疑心没有什么能逃过他兄长的双眼。自然包括他那点没打算多加隐藏的小心思。
他是个体贴的兄长和友人,若要当情人却不太妙。关于这点,朔间凛月可知道得太清楚了,甚至没人能比他更有发言权。
   

tbc
(点文在卡(超小声))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