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点❤️狂魔 墙头众多 三分钟热度 是个颜狗 骨科爱好者 偶尔写自己想写的

[零凛]不怎么轻松快乐的同居生活(2)

我还是想不出标题
为了让我不要坑我还是保持短小吧(
虽然又ooc写得又不好看但我写得很开心(……)
     
     
     
     
    
朔间零的视力变差了些。
他摘掉架在鼻梁上的近视眼镜,将它搁到已经合拢的书本上。朔间零有些疲累地揉揉眼睛,轻手轻脚地躺到自己的被占据了三分之二面积的床上。
朔间凛月睡得很熟,以至于一只手打横搂过了他的腰也没有惊醒过来。他大概很久没有睡个安稳觉了。朔间零留意到弟弟的眼底下有一圈淡淡的青黑。盯着那圈痕迹瞧了好一阵,他的嘴唇才在上面悄悄落了个吻。同他们的发色一样乌黑的眼睫随即开始颤抖,朔间凛月要醒来了。朔间零没来得及也不打算避开视线,坦荡地接受还未清醒的朔间凛月投过来的目光。
朔间凛月睡眠习惯不好,起床气一向严重,又好像并不仅此而已。他在还没完全清醒的朔间凛月的目光里察觉到了一丝不加掩藏的杀意。这种刀锋般锐利的危险感,很快随着朔间凛月眼睛眯起的动作消失不见了。朔间零有一瞬的心惊,又不动声色地压下去。他的弟弟在看他,可能是在看他的眼睛,他的嘴巴,也可能是他毫无防备的脖子。
朔间零在注视下俯身,光明正大地亲吻朔间凛月有些发白的唇。朔间凛月没有推开他,只是神色中是掩不住的嘲讽:
“这算什么?兄弟久别重逢后的亲吻?”
“我们还没有分手。”朔间零提醒他。
“哦——好吧。”
像是得意把戏被瞬间揭穿的孩子,朔间凛月迅速露出了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有什么想要跟吾辈谈谈的吗,凛月?”
朔间凛月坐在床上,手中捧着黑底白图案的马克杯,正低头往杯里吹气。在速溶咖啡的香味和升腾的白色水雾中,他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朔间零。
“你指什么?”
“比如汝身上的伤?”朔间零眨眨眼,拿起他的纯黑马克杯抿了一口,“——又或者说,今晚的晚饭?”
“意粉。”朔间凛月几乎没花多长时间就给出了答案,“不要加了很多番茄酱的那种。”
后面那句补充让朔间零感到有些许委屈。
“至于这些伤,只是因为一个玩笑而已。”一个不太友好的玩笑。朔间凛月想。
朔间零没有问他是怎么回到这里的。两年没有回过家甚至留言都没有一句的弟弟,在朔间零像是日常一样推开门回到家之后,突然出现在了自家的沙发上。
哦,人生还是需要一点惊喜才会更有意思。
朔间零从没有去刻意打听朔间凛月的消息,难道不就是为了让这一刻的到来更令人惊喜吗?
不,这大概是因果循环。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