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狮心双性转,注意避雷
依旧是投喂我家笑笑的,她看过就不艾特了(
        
           
                

              
濑名泉醉了。她合了双眼趴在桌上,手还扶着喝了小半罐的气泡酒。她是喝醉以后也很安静的类型,呼吸是滚烫的,睫毛不安地颤动,半长银发垂在脑后。
sena。月永leo靠到濑名泉肩上,一条手臂搭过白皙的脖颈。濑名泉没有应她,仍兀自闭眼。于是她又唤了一声,sena。月永leo吐出的气息温热,悉数落在濑名泉耳侧颈边。她也有些醉了,翠色瞳里雾霭朦胧,双颊泛红。她那样亲密地蹭濑名泉的脸,像是偷饮了酒的猫儿。
泉。月永leo本来嘟囔着sena,濑名泉的名字却忽地溜了出来。她先是一愣,又觉得新鲜,便又喊了一次。
i、zu、mi。吐出音节的时候,月永leo忍不住笑起来,女孩子生得过分凌厉的眉眼线条也随之变得柔软,本就浮上绯色的脸又快乐地升温几分。
濑名泉不知什么时候睁了眼,或许是醉酒的缘故,平日总是一副不高兴表情的她缓和了脸色,手指捏住月永leo正在乱蹭的下巴,朝着粉色的嘴唇吻了上去。说是吻,其实仅仅是唇瓣短暂地碰了一下,又马上分开,月永leo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结束了。
吵死了,笨蛋国王。
道出抱怨话语的薄唇在橙黄灯光下泛着水渍亮晶晶的光泽,在月永leo眼中仿佛一颗透亮的水果糖,此刻正散发着甜美诱人的味道。她不禁凑过去,衔住蜜色的水果糖赏味一番,触感柔软而有弹性,滋味是预料之内的甜蜜。濑名泉的唇齿间还残留着淡淡的酒味,月永leo并不介意自己再醉些,于是蛮横又认真地扫荡了一遍。
银线在各自的嘴角断裂时,两人都在喘气。月永leo解开单边马尾的发带,橙色发丝散落下来,随意地搭在有些瘦削的肩头上。
sena,我好开心。她这样笑着说,双手勾住濑名泉的颈子。好开心啊,就像在做梦一样。但是梦里不会有这样真实的触感,不会有这样烫人的体温,更不会有这样炽热跳动的心。
呐,sena,跟我说句话吧,用嘴说出来吧,不要全都装在心里。因为我是个天才也是个笨蛋。如果你也觉得很高兴,就大声地说出来吧!不说出来的话,笨蛋可是会搞不懂的。我这样做的话,sena会开心吗?
上一刻还在喋喋不休的那张嘴又主动贴了过来,濑名泉环住面对面跪坐在自己怀里的少女的腰肢,发觉月永leo身上实在是没什么多余的肉,虽然该有肉的地方也是一马平川。脱掉外套之后,濑名泉其实穿得异常单薄。她一只手扶上月永leo的肩膀,手指划过月永leo颈后的一块藏青色纹身——西洋棋中knight的棋子图案——濑名泉颈后也有一个相同的纹身。月永leo有些兴奋,突然朝濑名泉裸露的肩膀咬去,惹得濑名泉一声咋舌。
啊真是的!你怎么总是喜欢突然咬人?你是小狗吗?我可不记得有把王教成这样的孩子啊?
疼痛使濑名泉酒醒了些,她眉毛挑起,瞪视着毫无悔改之意的月永leo。
哼哼~sena明明也很喜欢吧?每次都会兴奋起来呢,真是个不坦率的傲娇啊☆
笑嘻嘻地抱紧了濑名泉,月永leo低头埋在濑名泉胸前。濑名泉向来注重形象打扮,身上总散发淡淡的香气。温香软玉满怀,月永leo赖着不肯起来了。
喂,快起来。
濑名泉作势推了推月永leo的肩膀,却换来月永leo收得更紧的拥抱。月永leo发出喵咪撒娇一般的声音,头发在濑名泉身上蹭得有些凌乱。
不嘛~sena身上好香啊。新换的沐浴露是橘子味吗?
啊啊,是。
月永leo隔着单薄的衣裳和软软的皮肉,虔诚地亲吻了濑名泉的心脏。那颗心脏登时跳得快了些,像是回应她橘子味的吻。

给我家笑笑的生贺♡笑笑小天使生日快乐!
狮心无差请自由心证()厚着脸皮打了双tag打扰致歉
ooc有

歌声乐声和笑声充斥着整个酒馆,昏黄的灯光在人群间打着转,酒香和女性身上的香水味混杂在空气中构成一种奇异而诱惑的气味。濑名泉独自坐在喧闹中,眉毛紧蹙,仿佛他来这里不是放松休闲而是来讨债的,实在与周围格格不入。好皮相加上生人勿近的气场,让濑名泉微妙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真是闲疯了才会到这里浪费时间。他低头,一边在心里暗暗咒骂着,一边揉了揉太阳穴。
再坐五分钟,不,三分钟。从进入酒馆开始,濑名泉第七次这么对自己说。放在他面前的木杯里盛着的牛奶已经被喝掉了三分之二。是的,出于某些可以联想到和不为人知的原因,濑名泉在酒馆里点了一杯牛奶。
在他告诉自己这是被他浪费掉的最后三分钟时,一只手突然搭上了濑名泉的肩膀。那只手的主人的脸也一瞬间凑得极近,几乎要与濑名泉的脸贴到一起。
“是圣诞精灵听到了我许的愿吗?sena竟然真的出现了。”
濑名泉的呼吸出现了一秒钟的停滞。他不用回头就能确认,这个世界上会用这样特别的语调念他的姓氏的人仅此一个。
“虽然只是听到了这样的传言,但是你竟然真的在这里啊le…国王大人。”
“嗯?为什么要改口?sena刚刚想说leo君的对吧?”
橘发的青年鼓起脸颊,有点稚气未脱的脸庞更显得孩子气了几分。细看会发现其实他的眉眼长得极凌厉,面上不笑的时候眉目间颇有些杀伐果断的味道。但他笑起来时,琥珀一般翠色的眼睛里像是点点星光落入,世界似乎也随之明亮起来。
“啊哈哈哈哈!sena还是没变呢,竟然在酒馆里喝牛奶。”被濑名泉称为国王的青年拿起木杯,凑到跟前看了看,“该不会还是纯牛奶吧?”
“我对甜食没什么兴趣。”濑名泉也不伸手夺回杯子,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
月永leo——濑名泉的国王大人——端起木杯喝了一口,略带奶腥味的温热液体让他吐了吐舌头。“唔——sena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啊,难道是有knights的家伙跑到这里来了吗?”
“哈?那么麻烦的家伙,knights有国王大人你一个就够了吧。”
“……”
“……”
两人之间的空气顿时陷入了可疑的短暂沉默。月永leo有话想说,话语到了嘴边在舌尖上打着转,看到濑名泉的脸时又悄悄地咽了回去。他少有地没有立刻就能接过濑名泉的话。果然是有哪里不一样了,sena也好,曾经熟悉的knights也好,大概连自己也有哪里变了。
周围实在是非常吵闹,濑名泉觉得自己简直是误闯入了什么烦死人的异世界。银发的外来者注视着异世界的橙发国王,仿佛他不辞劳苦一路赶来、耐着性子等待,就是为了面前这个人。而这个不懂人心的笨蛋正犹豫着,沉默着,还没有作出回应。
啊…快,快回答啊,月永leo!快回答sena,告诉他你的想法——不好好说出来是不行的吧?
“sena——”
“旅行游戏该结束了吧?leo君。骑士没有了侍奉的王,就像是外面的冒牌货一样让人火大啊。”
“明明我不在的时候,sena也能把knights带领好吧。因为sena是不会折断的剑呀,哇哈哈哈☆”
“knights的国王是你,leo君。”濑名泉仿佛只是在随口陈述一个事实,漫不经心又不容置疑。“就算是剑,没有执剑的人的话,剑也派不上用场。”
他直直看向月永leo的眼睛,翠绿色的眼眸里倒映着濑名泉。
“好不容易抓到了还被你逃走的话,我也太不中用了啊。”
“!”
濑名泉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条缎带,捆在了月永leo的右手手腕上,另一头则捆住自己的左手。
“呜哇sena突然拿出了奇怪的东西?!”月永leo下意识地想要用手去挣脱,缎带却捆得更紧了些。
“那么现在就出去吧,这里真的是超~烦人啊。”濑名泉站起身,带着月永leo穿过人群往酒馆外面走。
“等等等等——!”被缎带牵引着的月永leo跌跌撞撞跟在后头。濑名泉干脆捉住月永leo的手,确保他不会被挤到。
“又怎么了?——”
“sena你的牛奶还没付钱呢!”
“……我已经付过了。”

离开酒吧后的濑名泉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他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告诫自己这绝对是最后一次到这种地方来。
“呜哇这是什么啊sena——解不开还越来越紧了!”
“你不要去挣开就好了啊,笨蛋国王大人。”濑名泉放开月永leo的手,“这是小熊那家伙给的东西,说是可能会有用。嗯~也算是派上用场了吧。”
月永leo听话地没再挣扎,缎带很快又回复到了像是松垮地系在手上的样子。
“嗯?好像真的松下来了。是凛月的东西吗?真是有趣啊哈哈哈哈☆”
“你是笨蛋吗?跟别人绑在一起哪里有趣了?”
“但是是跟sena一起嘛!而且,这是sena绑上去的吧?”
濑名泉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还不是因为你总是一转眼就跑不见了吗?好了,总之现在就跟我回去。”
“那就回去看一眼吧,我的knights。”月永leo握住濑名泉与自己相连的手,带他往反方向走去。“嘛,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sena就陪我一起去吧♪”
“…哈?”
“哈哈哈哈哈哈!出发吧!跟sena两个人单独行动似乎是很久以前的回忆了。啊啊♪这么一想,inspiration都要溢出来了…☆”

“濑名前辈不是为了寻找失踪的leader才出去的吗?自己也被卷进去的话也太不像话了。”
“啊啦,小司司太紧张啦~没关系的哦,小泉和王大人他们♪”
听见同伴对话的吸血鬼揉着睡眼,从被炉里探出半个脑袋。
“呼呼~是蜜月吧~♪”
“h、honeymoon吗?……诶?濑名前辈和leader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吗??”
“真是的~小凛月你这么说的话不就很让人向往了吗?人家也想跟喜欢的人一起去不同地方玩呢♪啊~想要休假了~”
“诶?诶诶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