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备份
是一个想写但是写不完于是只写了结尾的脑洞……
就不打tag了
*零凛
      
       
       
     
“凛月,你该起床了。”
没有用先前的老头子似的语调,零低头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朔间凛月,伸出手抚了抚他翘起来的黑发,动作轻得仿佛在触碰并不存在的东西。
朔间凛月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抬起左手扯了扯零垂下来的围巾,示意他安静一点。不需要通过双眼去看,朔间凛月也能想象出零现在的样子。垂下的眼睫,挂在脸上的微笑,吐出扰他安眠的话语的嘴唇,搭在他腰上的手,抚摸他的头发的手指,被他枕着的大腿。
“一直沉浸在梦中不愿意醒过来的话,不就像睡美人一样吗?”
像是自己的想法得到了肯定和印证一般,收到警告的零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一脸陶醉地闭上了眼。他挑起朔间凛月额前的一缕头发,用指尖轻轻地捻着。
“为什么凛月不肯醒来呢?是什么让凛月感到了留恋?”
意料之内的没有得到回答,零继续自顾自地说着,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是因为我吗?”
朔间凛月忍无可忍地撑开眼皮,直直地对上正在俯视他的吸血鬼的红眸——跟他一样的,跟朔间零一样的眼睛。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凛月就把我当作他了吧?”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朔间凛月心想。
对着他毫不吝惜的笑容也好,过长而垂在颈边的卷发也好,老年人一般的糟糕穿衣品味也好,异于常人的过低体温也好,紧紧握住他的手的修长手指也好,吸血时尖牙刺穿他的皮肤的触感也好……都是一模一样的,是朔间凛月的兄长,是朔间零。
只有一点不同。正是把朔间凛月『留在』这里的原因。
“就算睡觉是件让人很快乐的事,梦和现实我也是能好好区分开来的,不要老把我当小孩子哄啊?”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熟悉的脸,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哽住了朔间凛月的咽喉。他用力地咬了咬下嘴唇,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压了下去。
——意识到自己真实想法的焦躁,对即将『失去』的不甘。
这样强烈的感情把吸血鬼的胸腔、喉咙烧得火烫,仿佛连浑身的血液都要尖叫着沸腾起来。就算是与人类不同的,拥有漫长年月可以消磨的异族,也会像人类一样被同一种感情束缚。
朔间凛月所留恋的,不是面前跟兄长别无二致的『零』。与爱着许多人,属于许多人的『朔间零』不同,在这个狭小的世界里,他只属于朔间凛月。哪怕只是在梦境一隅,『零』的存在确实满足了朔间凛月的独占欲。
只是他一个人的,只看着他一个人的。
“我已经不是只会缩在角落里哭的孩子了,我会从梦里醒过来,推开『棺材盖子』,离开没有一丝光也没有一丝声音的黑暗。”
朔间凛月盯着零的红瞳,一字一句地说道。比起告诉他,更像是在告诉自己。
“把脸再贴过来一点,对♪就是这个距离♪”
伸出手捧住兄长的脸庞,朔间凛月抬起头在零的嘴角印下一个亲吻。
少年的双手慢慢下移到零的颈部,指甲修剪圆润的拇指抵在下巴,四指抚摸着后颈。
“从梦里醒来的『方法』…”朔间凛月说着,停在零的脖子上的双手突然加大了力度,用力掐住了吸血鬼脆弱的咽喉。“把本来不存在的你『杀掉』的话,就可以了吧?”
这样的动作仅仅持续了几秒,朔间凛月就松开了手。像是厌烦了旧玩具的任性孩童,他恢复了先前一脸困倦的表情,把姿势换成侧躺,闭上眼就要继续他的午睡。
“晚安~下次醒来的时候大概就……啊果然还是不要见到你比较好…”
闭上眼之前,朔间凛月看到零一边慈爱地笑着一边说“晚安凛月♪”。只有一瞬间,吸血鬼的眼底升起了几分落寞。
“『客人』要离开了,吾辈也应该回到安眠的地方了呢~真是美好的回忆啊……希望你也能有个好梦,凛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