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点❤️狂魔 墙头众多 三分钟热度 是个颜狗 骨科爱好者 偶尔写自己想写的

备份
emmmmmm不知道这辈子还会不会写完的一篇,是接在重生之后的
虽然可能不会写完了但是kn戏份真的写得非常开心!太可爱了他们……
同样不打tag了
*零凛+微量狮心
      
        
          
       
          
“最近可真是太平啊。”
站岗守门的卫兵按捺不住地把头盔摘下来,身体后倾靠到墙上,百无聊赖地跟隔了一个大门的距离的卫兵搭话。
门口另一旁的卫兵看了一眼同伴,也暂时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稍微偷起了懒。
“太平点还不好吗?我宁愿在这里守门也不想被拉上战场丢了性命。不过我听说南边那群魔物最近好像有点动作,国王这几天已经悄悄派兵去驻守了,哎——也就王都这附近还比较安静着了。”
“南边?又发生啥事了?嘁,那些魔物都不带消停一会的,现在要打他们可未必是人类的对手。”
“上个月那伙叛军不是才被揪出来嘛?头子还在中心广场被处决了,听说是个吸血鬼来着,南边儿那群估计是想趁机出气来了。”
“呼哈哈哈!你说这事啊,上个月我去广场看了,那尸体都直接被阳光烧成灰了!”
男人粗犷的笑声在走廊里回荡着,很快引得同伴也放声大笑。
“对啊哈哈哈哈哈!……怎么回事?!谁把蜡烛灭了!?”
“啧——!哪个兔崽子在搞鬼!”
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中的卫兵慌乱起来。黑暗会使人的其他感官更加敏锐,他们甚至听见了正在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喂,你有没有听见脚步声啊?”
“恶,恶作剧吧?不是错觉吗?!”
“呼呼呼……不是错觉哦♪”
暗处的声音随着脚步声的停止而起。风吹开乌云,云层的缝隙中泻出几线月光,勾画出了卫兵面前站着的少年的轮廓。
“呜嗯——你,你是谁…?!”
“呵呵呵…♪我只是出来散步的老人家呢。”
少年自称老人家,脸却尚有几分稚气,含着月华的双目仿佛上好的红宝石一般在夜里跃动着令人移不开眼的光芒,让失了方寸的卫兵们一时无法推断出他的真实年龄。
“别开玩笑了!你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是王都中心最高的阁楼,保管着国王最珍爱的宝剑。
“『吾等就是暗夜的眷属』……哼哼,这么羞耻的台词真亏他能总是挂在嘴边。”暗夜的魔物,或者说是忠诚的吸血鬼骑士抬了抬手,有些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我只是来替国王大人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不要阻拦我哦♪”
乌云重新遮住月亮的身影,仅有的月光也从少年身上隐去,走廊又回归黑暗。
这回卫兵们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因为惊恐而加速的心跳声和他们倒抽气的声音,不是错觉也不是幻听。
“这家伙……是、是魔物啊…!!”
变了声调的惨叫像即将用尽的牙膏一样被从发抖的牙缝间挤出来。
“啊——你们能稍微控制一下音量吗?会吵到别人睡觉的。”
比深陷黑暗更令人恐惧的是未知。卫兵被再次响起的脚步声逼得无路可逃,只站在墙边瑟缩着,甚至忘记了反抗的可能性。
真是愚蠢又可怜,刚刚不是还在大放阙词吗?
吸血鬼朝已经没有抵抗力的卫兵亮出了獠牙。
      
“我对这种闻起来就不好喝的血没有兴趣啊。……呼呼,开始想念小杏的血的味道了♪”
朔间凛月在两个倒在地上的卫兵身上摸索着什么。花了两分钟的时间,他从其中一个人挂在胸前的怀表里找到了他要的钥匙。
烛光在狭小的房间里跃动,新换的红烛拖出长长的影子落在中心的长剑上。
长剑被剑尖向下地竖直固定在台上,剑柄处镶嵌着一颗祖母绿。丝毫不被其他光源所影响、一直绽放着柔和光芒的绿宝石,很容易地让朔间凛月联想到他们的国王大人那双一眼能望到底、澄澈的绿眼睛。
是国王大人的剑呢。
朔间凛月踩上台阶,单手握住剑柄,稍微用力便将长剑抽了出来。被擦拭得纤尘不染的剑身映着烛火晃了吸血鬼的眼,于是朔间凛月一时起了玩心。剑锋一扫,周围一圈红烛的上半部分应声落地。世界回到最初的寂静和黑暗。
离开之前,朔间凛月把门反锁上,然后把剑插入月永leo给他的剑鞘。剑鞘与剑身完美贴合,分毫不差。这确实是月永leo的剑。至于它为什么会变作国王最珍爱的宝剑并被存放在这不见天日的阁楼里,朔间凛月不知情也懒得去刨根问底了。
房间里处处整洁,唯独窗台的地方积了一层灰。朔间凛月毫无负罪感地一脚踩上窗台,努力了一会才把许久没有打开过也没有保养过的快生出锈来的窗户门推开。
夜风随即猎猎地吹进来,灌进朔间凛月的衣领里,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完事了就赶紧回去吧,不然小濑又要像老妈子一样唠叨了。朔间凛月像是出来兜风一样悠闲,望了一眼地面就从窗台纵身一跃而下,还不忘把摸来的钥匙随手一扔。
        
         
屋顶上的视野非常开阔。抬头是万丈浩瀚的星河,繁星如同细碎的珠子随意洒落在墨蓝的穹顶,不可思议地交织铺展成闪闪发亮的川流;低头是王都的夜景,暖融融的明火亮光在家家户户的窗口透出,像是民居上开出的朵朵只盛放在夜晚的浅色的花。夏夜本应是喧嚣而甜蜜的,街道应当洋溢着追逐打闹的孩童的欢笑声、街边小贩的叫卖声、青年男女的交谈声,连空气也要被深受孩子喜爱的棉花糖和夏季水果染上香甜的气息。然而此刻月永leo眼中的夏夜却是异样的压抑,依旧温柔拂过他耳边碎发的空气捎来的是令人不安的静谧。街道上不见一个人的踪影,店铺自然也早早的关门了,只余下点点灯火提醒他这不是座空城。
宵禁……禁令出得可真是快啊。月永leo坐在屋顶上,边望着死寂的夏夜轻声呢喃着。
“你果然在这里啊,国王大人。”银发的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了屋顶,出现在月永leo身后。
月永leo应声回头,冲对方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啊,Sena!我就知道Sena一定能找到我的,啊哈哈哈☆”
“都这个时间了,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呢?”濑名泉不为所动,如同准备教训孩子的家长一样抱臂盯着面前橘发的国王大人。“难道在等着宇宙人坐着飞船过来将你绑架到宇宙里去吗?”
“诶诶!难道Sena是洞悉了宇宙人的阴谋所以特意来救我的吗?”那双翠绿的眼睛即使跟天上的繁星比起来也毫不逊色,只因万千星光正悉数落进他眼底。“哈哈哈哈哈!谢谢你Sena,最喜欢你了!”
一向毒舌的银发骑士却忽地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唤了一声:“……leo君。”
月永leo听见这个久违的称呼,不解地眨眨眼,问道:“怎么了Sena?”
“……明天一切结束之后,你就会重新回到那个位置上,变回我们的『国王大人』。那个总是像笨蛋一样惹人生气的leo君,差不多该收敛一点了吧?”
“Sena也会有笨蛋一样说出傻话的时候呢!啊哈哈哈☆笨——蛋!”月永leo大笑着站起来,稍稍仰头看向濑名泉。“无论是被赶下王位的月永leo大人还是回到王座上的国王大人,你们都是属于我的Knights啊!
“竟然是在担心这个吗?Sena真是个大笨蛋哈哈哈哈哈哈!”
濑名泉撇过头,嘴上仍是不饶人的语气。
“哈?这个我当然知道啊,笨蛋leo君。……小熊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下去等他吧。”
“嗯、嗯。凛月真是受了零很多照顾呢!”
“…哪里搞错了吧国王大人,他们本来就是兄弟啊。”
   
漫漫长夜终有结束之时,火种已经埋下,只等日出第一缕阳光升起,点燃这把将从王都席卷蔓延至各处的燎原之火。
     
         
当天边透出第一丝亮光的时候,朔间零睁开紧闭的双眼,熟练地推开棺材盖,坐了起来。
“虽然我没有资格也没有这个必要来说教你,但是你起得也太早了,零。”
“呵呵,早上好啊斋宫君。”朔间零刚离开房间走下楼梯,就看见客厅里端着咖啡杯的友人。“多亏了逆先君的药,吾辈睡了一个好觉呢,现在非常精神喏♪倒是汝,该不会是一宿没睡吧?”
斋宫宗看朔间零神色正常,也没有之前在白昼里的无精打采,才点了点头,应道:“交付的时间有点赶,所以稍微熬夜了。
“你这么早起来,是要去找那个孩子吧?月永那里的事,我多少听说了一些。”
“kukuku……失而复归的王,亦是一件值得记录的事呢。”朔间零合了合眼,再睁眼时淡淡的笑意仿佛变得深邃了些。“吾等『五奇人』,不正是一直在等待这无数的契机交合到一起,足以颠覆整片大陆的瞬间吗?”
“哼。既然你已经都考虑好了,我不会对你的决定多作评论。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就好了。”
“斋宫君也早些去休息吧。人类缺少睡眠可不行喏。”朔间零摆摆手,向门口方向走去。
人偶师看着朔间零的背影,突然想起从前友人意气风发,如同人类初出茅庐的小青年的模样。
他看向心爱的人偶,轻声地对她说:“人类都是会改变的,可是对于长生的种族来说,太像人类也未必是好事吧。呐,告诉我吧,玛朵莫塞尔。”
美丽的少女人形只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微笑。
    
        
王都终于在一片寂静中迎来日出。
国王的爱剑被盗的消息在夜间悄然传遍了大半个王都。国王下令锁城,城里的人不能离开,城外的人也不能进来。
街道上除了巡逻的军 队,一个行人也没有。做生意的店铺也都不开门了,好不冷清。
此时,在城内一家不开店的酒馆里,有一伙人正在热热闹闹地准备吃早餐。
“凛月前辈,茶已经泡好了哦。”紫之创把泡好的茶分别倒进茶杯里,放到桌边每个人面前。
除了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朔间凛月,Knights的成员都在打量着热气腾腾正散发出甜美香味的茶水。
“哼哼哼~创君泡茶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呢♪”朔间凛月懒洋洋地抬起头,拿起茶杯啜了一口,“大家不要客气,都尝一尝吧♪对了创君,我上次做的蛋糕没有卖完的话也拿出来吧。”
对朔间凛月的手作蛋糕有心理阴影的朱樱司忍不住看了一眼笑眯眯的点心师,吐槽道:“凛月前辈做的…cake,真的会有人买吗?”
“诶——?是小~朱这样的小鬼还没办法理解大人的甜点的成熟魅力吧?只有外表好看的点心,怎么比得上我做的蛋糕呢?”
紫之创露出有些尴尬的微笑:“凛月前辈的蛋糕,外表都比较…出人意料呢,也有很多人接受不了的样子。”他顿了顿,像是在努力回想。“不过……确实每周都会有人订走凛月前辈的蛋糕呢,虽然每次地址都不一定相同,但是似乎都是同一个人?”
“呵呵…♪听到了吗小~朱?”
“这…unbelievable!难道真的是我欣赏不来凛月前辈的…cake吗?”朱樱司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甚至开始怀疑自己。
濑名泉终于看不下去了,出声打断他们没营养的对话:“司君你也太好哄了吧?你以为会坚持不懈地买小熊的蛋糕的人,还会有谁啊?在审美这方面,说他们不是兄弟才令人怀疑啊。”
“小濑真过分——最后一句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啊,简直是在否认我的审美。”
决定不掺和他们斗嘴的鸣上岚悠闲地喝着茶,夸赞了紫之创几句。平时总是被濑名泉说吵闹的月永leo此时谜之安静。
“啊啦,国王大人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精神呢?难道是在担心今天的行动吗?”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