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 零凛零❤️狮心❤️←只为顾笑笑老师存在
近期一只脚踏进thorki

给我家战友儿的生贺
傻白甜,真的很傻
ooc有

有人在摸自己的头,还捏了把自己的脸。
朔间零虽然头脑昏昏沉沉,但他确实清楚地感觉到了。触碰他的手指是柔软的,动作的力度却有些不留情面。这只手似乎是他熟悉的人的手。
唔……是凛月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朔间零忐忑又喜悦地努力睁开了眼睛。
朔间零猜得没错,在碰他的人确实是朔间凛月。只是不知为何,朔间零觉得自己的视角貌似有些奇怪。朔间凛月俯视着朔间零,一手托腮,一手轻轻地戳他,脸上的笑容可爱而不加掩饰,反而让朔间零微妙地感到了一丝不安。
凛月看自己的眼神相当不对劲。朔间零敏锐地觉察到了。不像那种平时看向他的眼神,倒像是——朔间零猛然回想起自己在什么时候曾见过凛月这种眼神——小时候的凛月在看见心仪的玩具的时候的眼神。
玩具。这个童话得来又有些疯狂的想法让朔间零觉得后背一凉。他试图移动自己的手脚和身体,发现根本无法动弹,朔间凛月按在他头上的一根手指此刻简直像是一座压在他身上的小山。
吾辈该不会变成拇指姑娘了吧?朔间零晕乎乎地想。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被拎了起来,悬在半空中。他还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很快就落到一只微凉的手掌上,朔间凛月的脸在他面前放大数倍,拇指姑娘朔间零终于可以平视自己的弟弟了。
这样近距离地看朔间凛月的脸,此前不是没有过的,更亲密的距离他们都曾尝试过,然而现下的情况却着实叫朔间零没法去回想什么心动回忆了。但他还是忍不住打量起面前的朔间凛月。他可以数清楚朔间凛月那乌黑卷翘的睫毛有多少根,光洁而手感柔软的脸颊肌肤上的细小纹理也看得真切。朔间凛月对于此刻的朔间零而言,无异于一个巨人。
不,不是凛月变大了,是吾辈变小了才对。
朔间凛月的手指还在一下一下地戳着朔间零,力度不重不轻,不会让朔间零吃痛。当然,以他现在的身体,说不定被戳疼了也叫不出声。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凛月喜欢的,玩具?
朔间零眨巴眼睛观察四周,确定自己正在朔间凛月的房间里。房内没有镜子,朔间零没法确定自己变成了什么模样。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不是那种有手脚的玩偶,甚至可能连身体都没有。
怎么办?一个没办法开口说话,连移动都做不到的玩偶,要怎么提醒凛月自己是他的哥哥,又要怎样才能回到自己本来的身体里呢?该不会是要像童话里那样需要一个解除诅咒的吻才能恢复吧?朔间零半是玩笑半是自嘲地想,这个不为零的可能性却还是让他的心底悄悄升起了一丝期待。话说回来,就算亲吻真的可以让自己恢复,凛月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去亲一个玩偶呢?
偏要跟兄长唱反调的朔间凛月,低头落下了一个朔间零意想不到的亲吻。这个吻印在朔间零的额头上,轻柔的仿佛一根羽毛恰巧落在他的心尖,微风吹过又悄然离去。
朔间零愣了三秒,随即意识到了一个根本不是重点的问题。他变成了一个什么玩偶?为什么凛月会亲他??
如果朔间零现在能移动自己的身体,说不定他已经在朔间凛月的手心上跳起来了。但是他不能。他甚至连开口跟朔间凛月对话都做不到。他只能眼巴巴地不甘不愿地看着朔间凛月把自己放下来,摆到桌面上。真想拉住他的指尖啊。
朔间零被放在一个柔软物体旁边,他侧过头看了眼,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正靠着一个团子。再熟悉不过的黑发刘海和团子脸上的红色眼睛,包括翘起的可爱嘴角,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凛月团子。朔间零的房间里也有好几个这样的团子,还被他摆成了一个心形,中间放着凛月的照片。
连团子都那么可爱,真不愧是我可爱的弟弟♪……难道…………朔间零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道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团子?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朔间零思考的问题就又多了一个。自己变成了谁的团子?为什么凛月会亲他??
完全不知道面前的团子内心活动如此丰富的朔间凛月,将朔间零和自己的团子放到一起,自己则躺到床上投入了被窝的怀抱。朔间凛月舒服地眯起眼睛,似乎马上就要睡着。朔间零的目光在凛月团子和朔间凛月脸上来回打量,只希望能赶紧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你好吵啊……能安静一点吗,我都要睡不着了。”凛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闷闷地埋怨着。
“啊抱歉凛……??!!”朔间零惊恐地转过头盯着凛月团子。“汝…汝能听见吾辈说话吗?”
“呼…能不能小声点,我听得见。”从朔间零的视角看过去,凛月团子仍然是微笑的表情,但朔间零已经可以想象出凛月一脸嫌弃地注视自己的模样了。
“那个…吾辈现在是什么样子呢?”斟酌了一会,朔间零还是决定先问这个其实并不十分重要但他个人非常介意的问题。
“……”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是谁的外貌的团子?”
“除了兄长,根本不会有其他人有这么傻的表情吧?”
是朔间零。
朔间零眨了眨眼,没有出声,似乎正在消化凛月团子简单的一句话。
是朔间零。朔间凛月亲吻的人是朔间零。
一朵小小的烟花悄悄地跃到漆黑中,带着噼里啪啦的细碎响声,绽开了。想要抱抱凛月。这个念头让朔间零心中一动,身体的桎梏似乎也被松开了点。他努力移动身体,终于成功地……翻了个跟头。朔间零团子骨碌骨碌地滚到了桌面边缘,然后径直掉到地板上。
“…………”只是打个哈欠的工夫,凛月团子还没反应过来,朔间零已经不见了。
“在地上躺一下吧,他应该半小时后才会醒。呜啊……还有你不要再吵了,我也想睡会……”朔间零听见凛月团子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
地板很凉,好在从桌面上掉下来不是很疼,可能是因为团子材质的缘故。朔间零安静地躺在地上,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团子表面的微笑表情依然是那么活泼可爱。在朔间凛月起床并发现有个团子掉到了地上之前,朔间零团子大概要一直躺在地板上了。
没关系的。朔间零安慰自己。自己也睡一觉说不定凛月就醒过来了。他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正躺在棺材里或是他的床上。……如果有被子和枕头就更好了。

“喂,醒醒——”
朔间凛月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穿过了日日夜夜、梦境和现实,才得以传到了朔间零的耳边。
“快醒一醒——”一只手跟着声音轻轻拍到了朔间零脸上。
唔…凛月?朔间零迷迷糊糊地撑起眼皮,似乎有什么正压在自己的身上……?
朔间零睁开眼,朔间凛月的脸就映入他的眼帘,一只手撑在他耳侧。
不过朔间凛月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凛月——!”朔间零清醒过来,一手抱住了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朔间凛月。“凛月呀,想要亲哥哥的话直接跟真人说也可以的哦!不管什么时候哥哥都会很欢迎的,所以不要在房间里悄悄地亲哥哥的团子——”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就是你出现在我房间地板上的原因吗??”
一个吻落在朔间凛月的额头上,就像他亲吻朔间零团子那般小心翼翼。他静下来,任由朔间零抱着,眼睛不由自主地瞟向朔间零的脸。
“我有一个团子好像不见了。……那个奇怪的团子是你?”
“凛月果然听到哥哥爱的呼唤了吗?真是叫人高兴喏——”
朔间凛月觉得朔间零抱得更紧了些,让他快喘不过气了。
“不过吾辈就在凛月身边,就算团子不见了,想说的话也可以就这样对吾辈说吧?”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房间里放了一大堆我的周边好吗。朔间凛月没有戳穿朔间零,默默把这句吐槽咽回肚子里。
他回抱朔间零,应了一句“嗯”。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