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乐心悦你啊

es只产出朔间兄弟相关/狮心投喂亲友
骨科&性转爱好者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不嫌弃的话欢迎来唠嗑

*兄妹向,注意避雷
       
        
        
        
     
电车内昏黄灯光闪烁,她的眼底沉积了夜色深沉,宛如一只摇晃的高脚杯,黑红血液冲撞透明玻璃。骤然划裂天空的闪电将她脸色映得惨白,尚有几分稚气的眉眼和嘴角的弧度都冷硬了些。雷声滚滚,连电车车灯亦识趣地暗淡一秒,车窗外被飞舞雨丝模糊的亮光刺眼地落到她身上,投下大片阴影,仿佛暗夜的裙摆。
一个糟糕的雨夜。还有在糟糕雨夜里行进的冷清电车。她的思绪似是早已随着看向窗外的眼神飘向远方。电车缓缓停下,自动车门折叠拉开,男人拎着湿淋淋的黑色长柄雨伞踏进车内。她极慷慨地赐予了这电车上唯二的乘客仅一秒钟的目光停留,到时便收回。男人与她不同,进入车厢后目光便没有离开过。他的长相实在是好得极占便宜,叫人见了一眼便不舍侧目。他径直朝少女的座位走去,礼节性问了一句是否介意自己坐在旁边,意料之中地没有回应,便心安理得地坐下。
这是个冷雨夜。男人身上沾带了来自月光与雨水的湿意和寒气,坐在旁边仿佛一个人形冷库,少女心下不满地挑了挑眉。雨水沿着他的鬓发滑下,滴落到已经湿透的肩头。男人靠着椅背,一动不动地看向她的侧脸。少女有着跟男人相仿的鸦黑长发,同样拥有蛊惑人心的力量的酒红双眸,抿嘴不笑时的表情都相像。男人的视线太过直白,不堪其扰的少女回过头,将一条手帕扔到他脸上。
快擦干,待会感冒了别来烦我。
虽然语气很不耐烦,但是凛月是在关心哥哥,吾辈好开心啊♪就算生病也没有怨言了。
待男人擦净脸上的雨水,便发现他的凛月手肘搁在车窗边上撑着下巴,室外风声雨声雷声混作,明灯霓虹缭乱人眼,天地皆失色,唯有那双正盯着他的血红眼睛如天边明月,亘古不变。
风雨摇曳中的车厢是与现实脱轨的另一静寂世界。他们交换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吻。那只包裹住朔间凛月手心的手掌冷得像是冰锥,却没有被推开。朔间零的怀抱和嘴唇也是冷的。这个在大风大雨里淋了个透心凉的男人此刻身上没有一处不冷,只贴近朔间凛月的胸膛内跃动的心尚有余温。所幸朔间凛月并没有像往常吐出怨言,大度地用偏低体温温暖他的颈侧。

评论

热度(22)